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3039|回复: 2687

魔,說的似正法,卻引人遠離正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1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魔,說的似正法,卻引人遠離正法。

但是是誰在引,要看清楚。曲解他義,斷章取義,然後自許為如實呈現的負面式引導。

為自為他皆須仔細觀察思惟,自雖無意但造其因,亦感其果。

佛與魔的差別在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九卷 A面 / B面

上日下常法師

Through hearing, phenomena are understood, Through hearing, wrongdoing is overcome, Through hearing, what is meaningless is eliminated, Through hearing, nirvana is attained.
【「由聞知諸法,由聞遮諸惡,由聞斷無義,由聞得涅槃。」】

(p17) 四句話。這話的意思好像很簡單,你由聽聞啦才曉得法,這個法是代表一切,一切法由聽聞你才知道。不,這個地方有個特別意義,佛法所講的法,它有一個目標,如果說不能跟那個目標相應都是戲論,戲論是好聽的,另外一個名詞—魔業。魔跟佛有什麼不同?魔跟佛的差別是恰恰相反。佛是把我們從生死輪迴當中救出來的,把這個錯誤的行相指出來,讓我們了解這錯了,怎麼去覺悟;由於覺悟,然後從這個痛苦當中透脫出來。魔不是!他恰恰相反,專門把你拖下去的。所以我們對這個法正確的了解,是要了解這一點。假定你了解了這一點,而不能跟這個相應的話,那個就是一點意思都沒有,是戲論。所以不是我們說懂得很多,我們有太多這種情況之下,一聽:啊,這個覺得都懂了,這個東西好像一點意思都沒有。或者他講是那點,你有你的見解,那個東西啊,這是個很糟糕的事情,很糟糕的事情。

現在這個地方說「聞知諸法」,特別的意義什麼呢?要得到真正的正見,了解這個法的特質,了解這個法的特質。而我們眼前並不是完全不知道,我們曉得這個叫什麼、那個叫什麼,說得一大堆,可是這些東西對我們真正的苦樂有關係嗎?沒有直接關係。對我們眼前極大部分的事情,知道得越多,倒是知見稠林,煩惱叢生,不如不知!所以他這個地方真正告訴我們的,由於聽聞佛法而得到正見,正見就是告訴你迷悟的關鍵,哪一個是對,哪一個是……那麼曉得內外的差別。

发表于 2018-3-16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nbmi 发表于 2018-3-15 06:55
"但是觀察過失這個行為,如何才能利益到自己?
這點也需要想清楚"

http://www.gelupa.org/forum.php? ... &extra=page%3D1
意樂依止的關鍵-修信念恩,你要對於自己的師長修信念恩。加行依止的關鍵-你要對於他所說的教授依教奉行。
那如果你有師長,你去師長那個地方聞法,但你回來之後沒有對他修信念恩,沒有依教奉行,那請問你有沒有依止師長?並沒有嘛!並沒有!這時候你只能說我有師長,但你不能說我有依止師長。
所以,所謂的依止並不是說我一定要在師長的身邊,我們在師長的身邊也不代表我們有依止師長,是不是一樣?我們不在師長的身邊,也不代表我們沒有依止師長。依不依止師長,跟你與師長之間的距離,一點關係都沒有。有沒有依止師長是在於你是不是有把師長的言教放在心上,而對他的言教依教奉行、而對他修信提到這一點又不得不說另外一段,平常我們說修信念恩,的確,的確有很多同學對「修信念恩」的這個詞,他會從什麼角度去分析:「我要不斷地去思惟師長的功德,我要不斷地去想他的功德。」這是真正的修信念恩嗎?我不認為,我不認為。為什麼不認同?你聽以下的描述,你最終應該也會認同我的想法,為什麼這麼說,舉一個例子:
如果有一個乞丐三餐不繼,他已經餓了好幾天了,餓到整個臉都發白了,奄奄一息,這時候如果有一個人走到他的面前,拿了一個熱騰騰的便當給那個乞丐,而保住了他的命,對這個乞丐來說,我們需不需要提醒他:「你應該感念那個給你便當的人」,需要提醒他嗎?不需要。他應該會自然而然的去感恩他,是不是這樣?我們需要告訴他說給你這個便當的人有什麼功德嗎?我們需要告訴他這個人是哪一家的大老闆嗎?他有多少錢嗎?需不需要講這些?不需要!即便沒有講,他也不認識對方是哪一家的大老闆,當對方給他最需要的東西時,他自然會心生感念,他自然會感謝他,是不是這樣?
以此類推,當你發現你自己就像那個三餐不繼的乞丐一樣,心中缺乏正法的滋潤,你從各種角度去思惟,我的現狀身心各種的狀態,真的都缺乏正法的滋潤,就像非常貧瘠的土地一樣,完全沒有水的滋潤時,當你想要學習正法,當你渴求正法,當你的心中一心一念都只是為了學法,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有一個人出現在你面前,他告訴你你想要學習的法,他告訴你正法,這時候需要有人特別提醒你,你要對他修信念恩嗎?根本不需要、根本不需要。因為他給予你你想要的東西,他滋潤了你的心、滋潤你乾枯的心,而且你會有一種你的生命就像重生似的感覺,這時候即便你都不知道對方有什麼功德,但因為你自己的改變,你內心中自然會生起一種「他是我的貴人、他是我生命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的想法,是不是這樣!
所以真正的修信念恩,應該是在學法者想要學法的基礎上,而對於師長的言教依教奉行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生命有了全然的改變,而那種修信念恩的感覺就會湧現出來。
相反的,如果你已經吃得飽飽的,這時有一個人即便用很恭敬的方式拿了一個熱騰騰的便當給你,你會對他修信念恩嗎?不會。為什麼不會?因為我根本不想要這個便當,我現在已經吃得很飽了,我再把你這個便當吃下去我可痛苦了。是不是?為什麼對方做的都是同樣的動作,但是前後兩者他的反應完全不同?因為這兩者的需求不同嘛,對吧!
所以當我們沒有心想要學法,學法對於我們來說可有可無的時候,即便有一個人告訴你正法的重要性,這時候要我們對他修信念恩啊,我覺得有難度。就是因為有難度,所以這時你就要不斷的去收集他的功德,讓你自己對他修信念恩,真正的修信念恩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啊!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真正的修信念恩,是基於你渴求法,而對方能夠給予你法,並且你在獲得那個法之後,那個法真的是有改變你生命的動力在的時候,你自然會對給予你法的人修信念恩。這不需要多說了,這個從任何世間的例子上都可以看得出來。
所以我們說善知識是珍貴的,為什麼珍貴?善知識為什麼珍貴?因為他所傳遞的法是珍貴的。為什麼他所傳遞的法是珍貴的?因為唯有透由法才能改變我的現狀、才能讓我離苦得樂,所以那樣的法對於我而言是珍貴的。什麼樣的我?對於渴求法的我而言是珍貴的,是不是這樣!對於一個渴求正法的人而言,法是珍貴的,因為只有法能夠改變他的現狀,這麼珍貴的法只有善知識能夠講述出來,所以講述正法的人也是珍貴的。
這個道理就跟我們剛才所舉的例子是一樣的,對於一個三餐不繼的乞丐來說,什麼對他最重要?食物對他最重要。錢可能都還沒那麼重要,為什麼?你給他錢他說不定連起身的力量都沒有,對不對?食物對他來說最重要,所以食物是珍貴的,所以對於能給他食物的那個人,所以他也會覺得這個人是貴人。 1:44’03”
相同的道理,如果我們真的渴求法,如何生起渴求法的心?就像我們一開始提到的,如果你從各種角度去思維,你發現你對你自己身心的狀態你都不滿意,而且改變它的方式唯有法,這時法是珍貴的,因為法能夠改變你的狀態。既然法是珍貴的,能傳法的那個人他也是珍貴的。所以你有沒有發現,之所以要把依止善知識看得如此重要,並不是那個人有什麼了不起,並不是那個人有什麼特殊的功德,而是他所講的法是改變我們生命唯一的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把法傳遞給我的那個人,他就是我的貴人。所以依止善知識的這個法,前前後後它都是貫徹在「你是一個想學法的人」的基礎上,而建構出來的。 1:45’19”
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回歸到原點,我是一個想學法的人嗎?如果這個問題本身啊它後面就是打上問號,甚至打上一個否定的符號的話,我們可以作出一個大膽的假設,都已經講到這種地步了,已經夠明白了,如果我們本身不是一個很想學法的人,說實在的,你說善知識再怎麼珍貴啊,那個都只是嘴巴說說而已啊,珍貴在哪裡?請問你善知識珍貴在哪裡?如果我們真的沒有把法放在心上,如果我們真的不覺得法能夠改變我們的心,請問善知識珍貴在哪裡?你能夠講出一個善知識之所以珍貴的理由嗎?如果我們把法放在一邊,我們只討論那個人,我們說那個人很珍貴,珍貴在哪裡? 他的姿勢很優美所以珍貴,蛤?
需要再舉個例子加深你的印象嗎?就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你無病無痛,如果你沒有拉肚子,有人把止瀉藥放在你面前,告訴你說這是全世界最有效的止瀉藥,你會怎麼看待這個止瀉藥?你會覺得我根本不需要,對吧!所以即便它是全世界公認最有效的止瀉藥,但當你沒有拉肚子時,它就跟垃圾一樣,你根本不會想要碰它。哪一個人在自己沒有拉肚子的時候會去吃止瀉藥的?不會嘛!並不會因為有人告訴你說這個止瀉藥有多貴多好,它有多強的效果,你就去吃它吧,不會嘛!相反的,如果你拉肚子,有人告訴你說我有一包止瀉藥,而且它非常有效,這時候這包止瀉藥就是你的救命的仙丹啊!所以止瀉藥重不重要,止瀉藥珍不珍貴,是不是因人而異?對於沒有拉肚子的人來說止瀉藥一點都不重要,這個例子你可以認同嗎?認同嘛!所以我們說某一種藥對我來說重要還是不重要,那要看你有沒有生那樣的病嘛!你有生病,那個藥對你來說重要;你沒有生病呢,給你再多的藥你都不會想要;是不是這樣!甚至你還會覺得你不要觸霉頭,我都還沒有生病你就把藥丟給我,我才不要勒!是不是?誰希望家裡面堆放著一堆的藥啊,根本不想,如果你沒有病的話。
所以從這個例子你大概就可以聞出那個味道了,如果你自己不想要學法,你對它沒有需求,有一個講法的人跑到你的面前,告訴你法是重要的,你應該可以類推了過去了吧,是不是這樣?還是你覺得類推不過去,應該可以類推了過去,這時候你要有勇氣把它類推過去,當你對它沒有需求,這個人來告訴你法是很重要的時候,你會說:「很抱歉,我不需要」。那這時對於講法的那個人,你也會覺得我也不需要,這個就像止瀉藥的例子。 1:50’02”
所以什麼樣的人需要依止善知識?回到我們的主題,什麼樣的人需要依止善知識-真心想要學法的人。什麼樣的人需要皈依?什麼樣的人需要皈依三寶-一心想要追求解脫的人,你想要不認同都很難啊!
講了這麼一大圈,用了這麼多的例子,你不能說:「法師你用的例子我都認同,但是推到主題的時候,這跟我平常的想法不一樣,所以我無法認同。」你不得不認同啦,以此類推就是這樣推的,不然要怎麼推?所以回去,包括我在內,我們都應該共同思考一個問題-我是不是一個真心想學法的人?雖然我皈依了佛,雖然我皈依了三寶,皈依了這麼久,我自認為自己是佛弟子,但我應該問問自己,我是不是一個真心想學法的人? 1:51’27”
最後,我們就用宗大師所造的《緣起讚》當中的一段文,我們做一個總結,宗大師他什麼時間點造《緣起讚》?他是在證悟空性之後造的《緣起讚》,他在《緣起讚》中間的那一段裡面,他提到了:『我皈依世尊您,皈依了這麼久,直到現今我才略略的知道您有什麼功德,我才略略的對你生起了皈依的心,雖然有點晚,但至少在我的壽命還沒有消失之前,因為我了解你所說的法,而進一步的對你生起了信心,我相信這也是我的善根。』 1:52’33”
你看看大師啊,他是如何詮釋他對於導師釋迦牟尼佛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生起皈依的心?他是在了解釋迦牟尼佛所宣說的空性的道理之後,他在證悟之後,他才發現:噢!原來釋迦牟尼佛是如此的了不起啊!如此具有功德的一個人,「我皈依您皈依了這麼久,直到現在我才略略的體會到,噢! 原來你是這麼了不起的一個人!」
所以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我們平常說我對三寶很有信心,我對善知識很有信心,請問那個信心從哪來的?連宗大師都不說他在證悟空性之前,他對三寶很有信心,我們的信心從哪裡來的?你有沒有發現,大師對於三寶的信心,是源自於他很認真的去學習法義之後,他對於這個法有了體會,他才進一步的認知到原來講這個法的人是如此的了不起。都是圍繞著法,而不是圍繞著這個人是不是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他的身體是不是會放光?不是啊!都是圍繞著法,所以應該要從這個角度去思考。
而且《緣起讚》裡面不是也提到嗎?佛眾多的功德當中,我們應該要思惟的是佛的語功德,語是第一,語功德是第一,為什麼要特別強調語功德?因為如果我們真的想要離苦得樂的話,了解事情的真相是唯一的途徑,而佛就是透由祂的語功德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所以我們就是應該從這個角度去思惟佛的功德,因為他給予我們我想要的東西,如果沒有祂,即便我有再多的資源都沒有用嘛!相反的,如果我有了祂,其他的資源都沒有也無所謂。所以你看密勒日巴尊者為什麼在山洞裏面閉關,什麼東西都沒有,他可以如此的自在?因為他有他想要東西,對吧!而我們呢?我們什麼都有,獨缺法,所以我們不自在;他呢什麼都沒有,但有法,所以他自在;所以最終的結論就是有法的人才是自在的人,沒有法的人就是痛苦的人,這應該可以成為結論了吧!
所以你是不是自在的人,你是不是想學法的人,你是不是有必要依止善知識的人,這些問題就讓你們回去思考了,我沒有辦法幫各位填這個問卷調查,而且我的答案也不代表你的答案嘛。所以你應該要回去思考,把你的心靜下來思考,你就會發現,其實我們已經浪費太多的時間了,我們能夠學法的時間所剩不多啊!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再不學法,你要做什麼!再不學法你對得起自己嗎?再不學法你對得起過去生為了學法而努力的那個你嗎?今生有機會學法,不就是因為過去生有一個曾經付出的你,才有今生的結果嗎?你要想到過去生的那個你,為了今生學法的這一刻,他付出了非常的多,而這時我們有機會學法,你再不學法你對不起你自己!這樣可以嗎?剛剛講述的對象包括我自己在內,所以我說我們回去都應該思考這個問題。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9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文 发表于 2017-8-29 09:37
之前鋪陳的故事, 金女士本來不願意接班嗎?
因為許諾於老和尚才接, 所以....是被"拱"上去的.
so.....有 ...

從常理判斷,如果真是如此,常師父老早自己公佈就好了,何必弄成這樣這麼神秘? 難道又是六祖慧能大師的故事一樣? 但這個梗已經被盧X彥拿去用過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bmi 于 2017-8-25 22:01 编辑
sonam 发表于 2017-8-24 00:07
"經精密設計過的提問"違反我對您在廣論的認識,而"人皆睡我獨醒"這二句話違背我和觀音尊者、章安國師在內 ...
"經精密設計過的提問"違反我對您在廣論的認識,而"人皆睡我獨醒"這二句話違背我和觀音尊者、章安國師在內心所許的三昧耶。

"人皆睡我獨醒"是回應師兄您前面所講的 "就請繼續安睡吧。"

請問法王如果有一個佛教團體有女的領導上師,這位女的領導上師她二十年來都跟著一群男眾的比丘和沙彌住在同棟房子裡,請問法王對於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對於作為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