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445|回复: 112

格鲁历任甘丹赤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13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甘丹赤巴历任大师名讳

选自《藏传佛教格鲁派史略》

第一任:宗喀巴大师
第二任:贾曹杰·达玛仁钦
第三任:克主杰大师
克珠·唐吉钦巴,于藏历第六饶迥之木牛年(公元1385明洪武 18年),诞生在后藏拉堆北部多堆(今萨迦县境内)的一个降瓦官吏之家。由于是忆念克珠·拉旺(贤哲·帝释天)的转世,故被公称为克珠杰。他从大堪布森格坚赞(狮幢)①出家,受沙弥戒,赐法号为格勒白桑(贤成善)。此师随从至尊仁达瓦,学习了《因明七论》、《上下对法》、《慈氏五论》、《中观理聚论》和《律经》等,未经多久便彻底精通。从道果师益希班瓦(智祥),圆满听受了《喜金刚》的灌顶和道果的全部与分支。此外又从师尊索朗坚赞(福幢)和那萨瓦(美衣者)等众多善知识,听闻了许多显密正法,获得了不畏讲说广大无边经论的智慧,达到了自他诸宗之大海彼岸。此后便于后藏各大寺院游学辩经。当时雪域大智者法主珀东瓦·班钦乔勒朗杰②在批驳萨班的《正理宝藏》,于萨迦寺和珀东寺等经院中立宗,任何智者都敌不过他。克珠杰来到昂仁寺时正与珀东班钦来到昂仁寺是同时。由于该寺的自诩为善巧者谁都不能与珀东班钦对答,所以诸智者商议,大家一致请克珠大师来对辩。当时此师年仅十六岁,年纪很小。但是,此师毫不畏惧,于广大众中尊处发誓,承诺我敢对辩,便在所有三藏法师的众会中与班钦乔勒朗杰展开了辩论。此师以十万无垢正理反驳,使得班钦乔勒朗杰无言对答。彼时,他们二位所辩论的与众不同、细而又细的正理所弃的界限,全都被在场的诸智者做了记录。此师说:“后来在著作《因明七论除暗庄严疏》时,将彼时辩论的诸正理都引用于此。”据说珀东班钦·乔勒朗杰亦于彼时敬献了专门赞美克珠大师的颂词《蜜蜂游戏琴》。如果克珠大师从如此年少起,其讲、辩、著作等悉皆精通的善巧美名就传遍了一切地方。此后,由至尊仁达瓦大师任亲教师,法主班觉希饶任业轨范师,涅瓦·罗追丛美(智无匹)任屏教师,于足数的善信僧伽中正受了比丘戒。彼时,遵照至尊仁达瓦的策励,前去参见宗喀巴大师,途中住于聂塘时,梦中亲见文殊菩萨,最后融入了己身。翌日来到色拉却顶时,首先遇到一个贤善温良的比丘,故向他问道:哪是法主洛桑扎巴的寝舍?当时此比丘未做回答,回到佛堂中点了一支长香,举着来到黄色寝舍,马上行了三礼,双手持香,只为解义,才直呼大师的名字说:我的亲教大师洛桑扎巴驻锡的经堂即此。此香指向了彼处。由于看到此比丘全如《律经》所讲的清净行仪和十分恭敬大善知识之情,于是克珠大师便想到宗喀巴大师的诸随从亦皆如此,那大师本人更会是怎样的呢?不禁惊异,毛发竖立。顿生敬畏而胆怯。此后去了寝舍,当一参见宗喀巴大师,便马上被一种前世极深的师徒关系的征兆法力,使心中生起了坚固的信仰,启请摄受。大师问道:“汝于途中得何梦境?”于是禀告了在聂塘的所得。大师又讲道:“汝乃密宗之利根化机。汝将对众多所化有大利益。”等做了许多教诲。最后问道:“汝将何者作为本尊。”克珠大师禀告说:“正以大威德红黑二尊作为本尊。”大师教导说:“总之,不论以红黑怖畏大威德三尊任一作为本尊,亦皆为至尊所摄受。但是,我的这个传承,为至尊文殊所摄受且加持甚大,故当如是了知。特别当以怖畏金刚为本尊,此中于因果二位时能有至尊圣容亲现,故有殊胜枢要。然而,有些人根本不解此中之枢要。”等,大师以详广的谈论,摄受他为唯一的内心传弟子。克珠大师如瓶满灌似地听受了无余语密。后又来到后藏,住持了年堆江热寺座主,故称江热噶久。此后与萨珺饶丹帕巴《地方首领善住圣者》互为施主供田,创建了白廓德庆寺①的大经院等噶丹派的许多札仓基地,如群蜂飞往花园似的聚集了众多三藏法师,讲经修道得到很大发展,从而弘扬了噶丹派的教法大宝。彼时,地方首领饶丹帕巴宣布要迎请法王绒钦巴②与克珠·唐吉钦巴辩经。
  克珠大师亦如是承诺。从上下各方的一切大小寺院来了许多讲说经义的大善知识和数百位三藏法师做裁判,开设了辩难道场。当时饶丹帕巴和绒钦却改变了主意,设法拖延。彼时,克珠·唐吉钦巴便以无畏的勇士气魄,讲了如下此等严紧缀成的偈句:
  “绒地所生释迦者,
  却具嗔恨佛教心,
  执持辛饶理论幢①,
  愚人自傲为智者,
  若能久住正告汝:
  同我一起来答辩;
  具足诡诈心仙人,
  再再口出如谤语,
  一旦从彼来此时,
  却边畏缩边怖惧,
  边犯过失边悔恨,
  无依无怙寻庇护,
  于此具德月白光,
  彼欲伺机黑影者②,
  以吾正理金刚杵,
  全然摧伏现告汝。”
  又讲道:
  “如来教住雪山峦,
  十万正理狮发威,
  正理爪牙强凶猛,
  唯我博学狮子王,   
  以一无垢正理笑,
  将傲论敌千象心,
  除我格来班桑布,
  威拔至喉无语狮。
  此后又来到寂静地当坚山(光华山),精勤修证。彼时,地方首领饶丹帕巴懊悔,又以种种手段发起迎请克珠大师回白廊德庆寺。
  克珠大师讲道:
  “欲将俐齿持爪力,
  守持雪山彼狮王,
  炼拴以泔养为犬,
  其愿实为智者笑。”
  而未应诺,去了甘丹寺。克珠大师于年四十七岁藏历第七饶迥之铁亥年(公元1431),在大丛林甘丹尊胜洲寺被晋封住持高大金座,将一切讲闻说修之门弘广如上弦明月,尤其将宗喀巴大师的语旨,连细微部分也不掺杂他说地做了明确的宣说。对于余宗作为发起非难大师善说的一切道理,皆以无垢的教理之门做了破斥。特别是顾虑大师的不共讲风传统会断绝后,遂将珍如空行心血般的密咒难行枢要,不惜对众广宣,纵有一切空行责罚,亦不顾生命,心中唯怀佛法大宝,以讲说著述之门加以显扬。如此重恩,实属无匹。如是住持寺院法座历经八年中将文殊怙主洛桑扎巴的教法大宝——全胜一切的胜幢竖立于三有之顶,于藏历土马年(公元1438年明正统三年)神变月(正月)二十一日,仙逝于空行法宫。享年五十四岁。此师之清净见相,亦曾再三亲见文殊菩萨、妙音天女、本尊作怖畏金刚、六臂护法和四面护法等。特别在宗喀巴大师涅磐后,此师以五种不同的照见,亲见了大师圣容,并再再尝受了语旨甘露等,如是之诸情,全如传记等中所讲。此大师之语生弟子亦有大堪布桑朗乔珠(福胜成》、遍知帕巴畏(圣光》、桑达瓦·乔丹饶觉(具法圆满》、京俄·罗追坚赞(慧幢》、擦科土官·却吉札巴(法称》、法主·顿珠班瓦(义成祥》、绒敦·罗桑扎巴(善慧称》、法主·贡勒巴(遍妙》、扎巴·却杰瓦(声论师·法胜》、上座·却迥瓦(护法》等学行兼优的弟子无数。
  此后,第四代法台夏鲁巴·勒巴坚赞妙幢),藏历第六饶迥之木兔年(公元1375》出生于后藏。在夏鲁寺出家,依止宗喀巴大师,从新建甘丹寺时起,就任领诵师。年六十四岁于寺中继任住持金座。在共同的心目中虽不共许为智慧最极广大,然而,实际上是位瑜伽大自在。所以,诸三藏法师对此师越来越尊敬,诸粗鲁的人越来越畏惧。此乃尊者索朗扎巴所讲。后于年七十六岁藏历铁马年(公元1450》二月廿四日圆寂。
  第五代甘丹法台雅德·罗珠却珺智慧护法),藏历第七铙迥之土蛇年(公元1389》诞生于雅德①。于却隆措巴寺出家。依止三师徒②,特别主要依止克珠大师,彻底学习了一切显密经义。于年六十二岁继任住持寺院金座,主要广做了《时轮大疏释》的讲闻,并著作了《时轮大疏补遗》。藏历水羊年《公元1463》九月十五日圆寂。享年七十五岁。
  第六代甘丹法台克珠·唐吉钦巴之弟跋苏·却季坚赞(法幢),藏历年七铙迥之水马年(公元1402)诞生于堆(上部)。随从宗喀巴师徒详尽学习了诸显密经论,特别依止自在圣人朵丹·降白嘉措(得道者,曼殊海),如瓶满灌地饱授了文殊菩萨亲自授与宗喀巴大师的耳传要门——道体圆满的甚深妙道,即以上师天瑜伽之门,于一个浊世短寿中修成双运的无上方便——最极绝密的教授全部噶丹耳传要门。最后,大成就者朵丹·降白嘉措遵照文珠菩萨对自己所做的授记,又赠与了《甘丹变幻经卷》,一时封禁为独传。此外,跋苏·却季坚赞还圆满受学了《时轮》的生圆次第,内心做了实修,故于心相续中生起了不共的甚深乐空三摩地。据说诸内部及门弟子亦那样承认。年六十二岁继任寺院金座。如是为文殊怙主宗喀巴大师的讲修教法广做事业后,于年七十二岁藏历水蛇年(公元1473》圆寂。其语生弟子亦有守持宗喀巴大师之殊胜耳传要门的门徒大成就者却季多吉(法金刚》、堆龙·班丹多吉(具德金刚》和康·巴·多吉班瓦(金刚祥》等出现了公许为此生成就了双运,并证得长生金刚身之金刚三兄弟等诸多学问通达、德行高妙的上土。
  第七代甘丹法台法主·罗追丹巴(慧坚》诞生于藏堆①,与跋苏·却季坚赞同年。于勒宁寺出家。依止宗喀巴师徒三人,特别依止杰曹·唐吉钦巴学习了佛经,故而成为博闻的大智者。最初在桑浦寺进行讲闻。但是由于一时贪嗔增长,故不欲安住,便于拉堆②和沃卡地区进行讲闻。此后去了强孜札仓,广做了慈氏诸论的大论讲说。并著作了《释量论道序》和《慈氏后四论疏》等。年七十二岁继任寺院金座。年七十七岁藏历土狗年(公元1478)于示现奇异的征兆中圆寂。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代甘丹法台法主门朗班瓦(愿吉祥),藏历第七饶迥之木马年(公元1414),诞生于耶茹强(右翼北)地方。依止更顿珠为根本经师,精学了一切佛经。从尊者协饶森格大师,学习了《密集续释》等。于泽当寺进行了三十六部经函的立宗辩经,故而智者的盛名传遍了十方。又于藏布洛大经院、札什伦布寺和上金殿等处,依次进行了讲闻。后又来到前藏,在色拉寺汉僧院、东法相院和迦唐(绘像)院等处,广做了讲闻,并著作了一部《释量论大疏》。年六十七岁继任甘丹寺金座。翌年又任哲蚌寺座主,故于二寺院讲说了许多显密经典,以讲经修道,善任了座主,于藏历铁亥年(公元1491)十一月廿二日在拉萨布达拉宫圆寂。享年七十八岁。从杰曹大师到此师以上七人,,被称为甘丹金座后藏七代文殊传承。
  此后,第九代甘丹法台是赤钦·洛桑尼玛(大法后·慧日)。
第十代是丹玛·益希桑布(妙智)。
第十一代是塔钦·洛桑扎巴(善慧名称)。
第十二代是嘉木漾,希侥勒班罗追(妙音·善智妙慧)。
第十三代是赤钦·却季协守(法友)。
第十四代是堆龙巴·仁钦维赛(宝光)。
第十五代是班钦·索南扎巴(福称)。
第十六代是迦热·却琼嘉措(护法海)。
第十七代是木雅·多吉桑布(妙金刚)。
第十八代是齐日·坚赞桑布(善幢)。
第十九代是赤钦·阿旺却季扎巴(语自在法称)。
第二十代是赤钦·却扎桑布(法称善)。
第二十一代是法主德瓦坚巴·格勒班桑(妙吉祥贤)。
第二十二代是砻雪根顿,丹巴饶杰(教盛)。
第二十三代是法主才旦嘉措(长寿海)。
第二十四代是额噶瓦·强巴嘉措(慈海)。
第二十五代是赤钦·班觉嘉措(富海)。
第二十六代是赤钦·当曲班巴(圣教炬)。
第二十七代是法主释迦仁钦(释迦宝)。
第二十八代是赤钦·根顿坚赞(比丘幢)。
第二十九代是卓尼·协宁扎巴(善知识称)。
第三十代是达隆查巴·罗追坚赞(慧幢)。
第三十一代是法主当曲班瓦(圣教祥)。
第三十二代是仲孜·楚程曲培(戒法增)。
第三十三代是赤钦·扎巴嘉措(名称海)。
第三十四代是赤钦·阿旺却季坚赞(语自在法幢)。
第三十五代是林麦沙布隆·降央贡郊曲培(曼殊宝法增)。此人被佛王五世DL依为经师。
第三十六代是工布·旦增勒协(掌教善说)。此时,因甘丹寺强孜和夏孜两札仓间发生纠纷,故此师不便住持,避往了康区。此师以上,甘丹赤巴虽由强孜夏孜两札仓轮流担任,但是,任期年限等并不一定。此后,由藏巴汗作出裁定,故才建立了法台任期的定制。

第三十七代是赤钦·根顿仁钦坚赞(比丘宝幢)
第三十八代是朝达瓦·丹巴坚赞(教幢)。
第三十九代是赤钦·贡却曲桑(宝善法)。
第四十代是法主阿里巴·班丹坚赞(具德幢)或称丹巴坚赞(法幢)。
第四十一代是夏孜·洛桑坚赞(善慧幢)。
第四十二代是赤钦·洛桑顿悦当曲(善慧不空圣教)或称尊者朗塔多吉(清净金刚)。
第四十三代是赤钦·强巴扎喜(慈吉祥)。
第四十四代是鲁布·阿旺洛追嘉措(语自在慧海)。
第四十五代是卓尼·嘉木漾楚程培杰(曼殊戒昌)。此人正值佛王五世DL时期。第四十六代法台后,他又代理法台,为高贵的五世DL全金灵塔主持了开光,并为六世DL仓央嘉措讲说过《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许多教法。

第四十六代是桑洛京巴嘉措(施意乐海)。
第四十七代是邦达瓦·洛桑曲培(善慧法增)。
第四十八代是赤钦·顿珠嘉措(义成海)。
第四十九代是赤钦·洛桑塔杰(善慧昌隆)。

第五十代是贡塘赤钦·根顿平措(僧圆满)。
第五十一代是霍藏赤钦·班丹扎巴(具德名称)。
第五十二代是赤钦·阿旺曲培(语自在法增)。
第五十三代是赤钦·坚赞森格(胜幢狮)。
第五十四代是赤钦·阿旺乔丹(语自在具胜)。
第五十五代是桑查赤钦·阿旺朗喀(语自在虚空)。
第五十六代是赤钦·洛桑赤梅(善慧无垢)。
第五十七代是赤钦·桑丹平措(三昧圆满)。
第五十八代是夏琼瓦·阿旺曲扎(语自在法称)。
第五十九代是秋桑·阿旺曲扎(语自在法称)。此人因寿元早尽,故任座未满。
第六十代是赤钦·洛桑丹巴培杰(善慧法隆)。
第六十一代是擦朵·阿旺楚程(语自在戒)。
第六十二代是赤钦·洛桑门朗(善慧愿)。
第六十三代是赤钦·洛桑堪乔(善慧贤胜)。此师只住持法台二月便圆寂。此后,又由洛桑门朗代理住持法台。
第六十四代是赤钦·洛桑扎喜(善慧吉祥)。
第六十五代是赤钦·根顿楚程(僧戒)。
第六十六代是甲琼·阿旺年扎(语自在盛誉)。
第六十七代是降央门朗(妙音愿)。此师任座三月后便圆寂。
第六十八代是赤钦·洛桑格勒(善慧圆满)。此师亦未任座期满便圆寂。
第六十九代是赤钦·降秋曲培(菩提法增)。
第七十代是赤钦·阿旺曲培(语自在法增)。
第七十一代是赤钦·益希塔堆(智欲脱)。
第七十二代是赤钦·降白楚程(曼殊戒)。
第七十三代是擦杂·阿旺降白楚程嘉措(语自在曼殊戒海)。
第七十四代是洛桑伦珠(善慧运成)。
第七十五代是赤钦·阿旺隆朵嘉措(语自在教证海)。

第七十六代是赤钦·洛桑钦饶旺秋(善慧妙智自在)。
第七十七代是赤钦·楚程培杰(戒昌)。
第七十八代是赤软·降央塔杰(妙吉祥盛)。
第七十九代是赤钦·洛桑京巴(善慧施)。
第八十代是赤钦·扎巴顿珠(称义成)。
第八十一代是赤钦·阿旺诺布(语自在宝)。
第八十二代是赤钦·益希曲培(智法增)。
第八十三代是赤钦·降秋朗喀(菩提虚空)。
第八十四代是赤钦·洛桑楚程(善慧戒)。
第八十五代是赤钦·楚程班丹(戒吉祥)。
第八十六代是策门林巴·洛桑坚赞(善慧幢)。
第八十七代是赤钦·阿旺土丹旦白坚赞(语自在佛教教幢)。
第八十八代是赤钦·钦饶悦丹(慧德)。

第八十九代是赤钦·洛桑年扎嘉措(善慧誉海)。
第九十代是赤钦·强巴曲扎(慈法称)。
第九十一代是赤钦·洛桑坚赞(善慧幢)。
第九十二代是赤钦·土旦宁齐(佛教日)。
第九十三代是赤钦·益希班丹(智吉祥)。
第九十四代是赤钦·伦珠尊珠(运成精进)。
第九十五代是赤钦·扎西东堆(吉祥伏千)。
第九十六代是赤钦·土旦贡噶(佛教喜庆)。

此等学问通达、德行高妙兼具的正士于大丛林甘丹尊胜洲寺中高掌金座,皆被授权为文殊怙主佛陀第二的正绍圣,广转了显密圆满的法轮,故以一切门,将法王宗喀巴大师的教法大宝弘扬于一切地方。
  在此大丛林甘丹尊胜洲寺中虽然形成了夏强(东、北)两个札仓,但是,在过去克珠大师住持甘丹法台时,曾将班钦巴、嫩巴、雅卓巴和曲扎班瓦等四僧,委任为讲经院的讲闻师,分别进行讲闻。
  后来合并为夏强两院。夏孜札仓由宗喀巴大师的亲教弟子夏瓦·仁钦坚赞(宝幢)主持讲闻。此后,由其侄达扎(月称)、尼扎(日称)、法主才玛旺杰(孪生子自在王)和法主杰旺瓦(胜者王)等次第相承堪布。在强孜札仓,由霍敦·南喀班瓦主持讲闻。此后,由年布·却季旺秋(法自在)①和涅敦·班觉伦珠②等次第相承的堪布弘扬了讲闻。
  上述四十五代以上的甘丹法台传承次序,排列方法上虽有某些不同。但这里是按照《黄琉璃宝鉴》所讲而编排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藏传佛教格鲁派 第三节 著名的甘丹赤巴

  藏传佛教格鲁派  第三节  著名的甘丹赤巴

  所谓的甘丹赤巴(法台)是宗喀巴大师法位的继承者,因此和其他寺院的赤巴职位不同,担任此职务需要具备特别的条件,不论是不是活佛,也不论出生地区和出身的寺院以及年龄大小、贵贱高低、声望大小等,扫任甘丹赤巴的首要条件是要精通显密经论及讲经听法的学识。藏族民间有这样一种谚语:“男子汉只要有学识,甘丹寺的金宝座任你坐”。这句话生动形象地说明了能不能担任甘丹赤巴的职位,关键在于学识的大小。
  历史上的甘丹赤巴各个都是名副其实的学者,为此,据口传;历代DL、班禅都见了甘丹赤巴有鞠躬的习惯。
  关于升任甘丹赤巴的过程,《黄琉璃》中说:“登上依怙法王金座过程,与修法证果十地的形式相同。首先要成为我等众人的教法之宝,即出家为僧,发愿努力学法,遵守教规,进入法苑中学习。然后广泛听闻各部大论,巡回辩经,达到合格后才能进人观修,步人贤哲的行列。最后进入上下密院讲习密法,逐步升上甘丹赤巴的金座”。从宗喀巴大师到最后一位赤巴共有九十六个甘丹赤巴,此刻不便于一一介绍,详见附录。为了了解格鲁派学识渊博的高僧事迹,以下历代甘丹赤巴中最为有名的几个选作简单的介绍。宗喀巴与克珠杰(第三任赤巴)前章已介绍,不作重复。
  第二任赤巴
  贾曹·达玛仁钦,1364年出生在年楚河上游日塘地方。十岁时,在乃宁寺出家,起名为达玛仁钦。先后在贝官巴、更噶贝等诸大师拜为师,学习了许多显密经论。
  特别是后来以仁达哇宣努洛追为主要老师,听习了般若、因明、戒律、俱舍、中观等显密方面的经论和密集方面的大部分经咒,精通了各个教派的教法,被称为擅长辩论的弟子。
  贾曹杰到萨迦寺等后藏地区的各大寺院参加各部大论的噶居巴(十难经论)巡回辩经,其学者的声誉很快传遍各地,在西藏地方,噶居巴的称号最初也是由此产生的。
  贾曹杰二十五岁时,受比丘戒。此后他到前藏的各个寺院进行巡回辩经,当宗喀巴大师住在聂地饶种地方时,贾曹杰前去拜见,自此成为宗喀巴大师首要弟子。从那以后一直与宗喀巴大师形影不离,时时相伴。
  他跟从宗喀巴听受了《菩提道次第》等显密经论和全部教诫。贾曹杰思维敏捷,宗喀巴大师不论讲那种经典,他都能立即融会贯通。宗喀巴大师在南木章顶广说戒律方面的教诫,他立即记录下来,整理成《在南木章顶所说教诫》,宗喀巴大师在色拉曲顶讲说《母续圆满次第》,他立即整理成《圆满次第——春之雨露》,他这样记录了宗喀巴大师的许多讲经,整理出众多著作。
  宗喀巴大师兴建的甘丹寺离不开贾曹杰的功劳,起初贾曹杰与都增扎巴坚赞二人负责兴建工程。宗喀巴大师在世时,他的大多数弟子就奉贾曹杰为上师,宗喀巴大师给人传授出家戒、比丘戒时,都让贾曹杰参加传授,进行护持。宗喀巴逝世那年继任甘丹寺的第二任赤巴,他在任职甘丹赤巴的十三年间,以说法和修行广泛利益佛法及众生。六十八岁时,委任克珠杰继承自己的法位,担任第三任甘丹赤巴。
  贾曹杰在1432年逝世于布达拉,时年六十九岁。著有《般若教诫论》、《现观庄严论注疏明义心要》等共有八卷多。
  第十五任赤巴
  班禅索南扎巴,1478年生于落卡泽塘地方,幼年时雷钦·索南扎西为他授比丘戒,起名为索南扎巴。泽塘、雅桑二寺学习了般若、因明等佛学基础知识,并巡回辩论。
  十六岁(1493年)时前往色拉寺,曲吉顿月贝丹拜为师,长达十二年系统学习了显密经典著作。三十一岁那年(1508年)住拉萨上密院,听受密教方面的教法仪轨,并担任上密院扎仓堪布十三年。期间,除了僧众讲经外,改善僧人的生活、修建经堂等做了不少有利的工作。四十七岁时,二世DL有令,担任哲蚌洛色林扎仓的堪布,此后,继续担任甘丹寺夏孜扎仓的堪布。次年又担任甘丹赤巴职位,任职八年期间,《噶当新旧宗派源流》等著了许多著作。五十八岁时退位,退位后常住甘丹寺。六十六岁时,应哲蚌寺的邀请,四年内担任哲蚌寺堪布。后又因色拉寺的邀请,一直担任色拉寺的堪布。
  1554年在哲蚌寺逝世,时年七十七岁。著有《释量论注释》、《新红史》等。班禅索南扎巴被称为第一代阿里活佛仁波且。
  第三十五任赤巴
  嘉央官却曲培,1573年生于扎囊地方。据说是班惮先巴林巴的转世灵童。从幼年起达波扎仓和热多寺学习佛经,并泽塘等寺巡回辩论。由于嘉央官却曲培的指挥下,桑阿卡与卫日上下等寺院抢回止贡巴手中。
  五十四岁起九年内担任甘丹赤巴职位,六十三岁那年退位。次年,应五世DL之邀请,他被五世DL拜为主要老师,讲授了五部大论等显密经典著作。1646年逝世,时年七十四岁。
  第四十四任赤巴
  迦拿巴·洛追嘉措,1635年生于安多达秀地方。幼年时常念“牟则麻”等经咒,因此,人们有过很多议论,大部分认定为宗喀巴的转世灵童。十一岁赴拉萨,班禅洛桑曲坚为他受沙弥戒、比丘戒。起初住哲蚌寺鲁本康村,系统学习了佛学理论。当时僧众中名声很大,后住下密院,逐步担任德央扎仓、果芒扎仓、下密院、甘丹降孜等堪布职位。
  四十七岁时(1682年)担任甘丹赤巴,任职第四年时,按照康熙帝的要求五世DL派他进京。在京期间,康熙对他的学识非常肯定,又他住北京时间长,为此,人们称他为迦拿巴(所谓迦拿巴,是藏族人对汉族人的称呼)。1688年返藏途中逝世,时年五十三岁。
  第四十九任赤巴
  洛桑达结,1662年生于安多角乃地方。从小聪明过人,跟着父母学会了一些念诵仪轨。安多角乃寺赤巴塔克嘉措拜为师,学习了佛学基础知识。
  二十岁赴拉萨,住色拉麦扎仓雄巴康村。洛追嘉措格西拜为师,系统学习了五部大论。三十一岁时获得了林色格西学位,次年担任色拉大经堂贵格职位。三十四岁那年通过巡回辩论,获得了格西学位。后住上密院担任堪布九年期间,对僧众讲经外,维修经堂等做了不少的工作。四十五岁时担任甘丹夏孜堪布。四十九岁时开始担任甘丹赤巴,任职六年期间,兴建了三楼高的甘丹吉索大殿。
  退位期间,七世DL格桑嘉措拜他为师,四年内讲授了摄类学至般若间的所有学科,并传授了许多灌顶。
  1723年逝世,时年六十二岁。据他的传记中的记载,著作有三卷。后他被认定为第一代达巴赤钦仁波且。
  第五十四任赤巴
  阿旺曲丹,1677年生于安多夏琼拉代村,幼年时夏  琼寺出家。阿旺催臣堪布拜为师,学习了摄类学等佛学基础知识。
  十五岁时赴拉萨,住色拉歇扎仓三落康村。从摄类学至俱舍论,系统学习了五部大论。二十岁时桑普寺进行巡回辩论,二十五岁那年获得了拉然巴格西学位。后住下密院,堪钦根顿平措为师,学习了密宗经典著作。
  1710年(三十四岁),西藏地方政府派他担任阿里地区托林寺堪布职位。任职七年间,他掌管阿里地方的政教事务,对当地群众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先后班禅洛桑益西等拜为师,进一步深造显密教方面的深层删论。四十三岁担任下密院堪布,任职十年之间,僧众讲经外,建立了胜乐的修供仪轨。五十二岁起二十四年问担任七世DL的经师。六十三岁时担任甘丹赤巴,年满七十岁退位。
  退位后,常住热振寺,并担任该寺住持职位。1751年逝世于热振寺,时年七十五岁。后他被认定为第一代热振活佛仁波且。
  第六十一任赤巴
  阿旺催臣,1721年生于安多角乃地方。幼年时角乃寺出家,学习了佛经基本知识。
  二十二岁赴拉萨,住色拉麦扎仓擦道康村,长达十七年学习了佛学基础理论。三十八岁时,通过巡回辩论,获得了拉然巴格西学位。后住上密院,学习了密宗教义。先后担任该密院的贵格、翁则、堪布等职位。四十二岁(1762年)时担任甘丹夏孜堪布。任职不久,DL~班禅二位有令,前往北京任座檀尕喇嘛。
  1777年,摄政德莫仁波且已逝世,乾隆帝有令,阿旺催臣代任长达十年的摄政职位。担任摄政第二年又任职甘丹赤巴。1。786年章嘉·若必多结在京逝世,乾降有令,阿旺催臣进京。在京六年内,广大讲授佛经,并大藏经翻译成蒙文等做了很多工作。
  1790年返藏,又担任摄政职务。1792年逝世,时年七十岁。后他被认定为第一代次莫林呼土图。
  第七十三任赤巴
  阿旺强白催臣,1792年生于安多角乃地方。四岁时被确认为次莫林阿旺催臣的转世灵童,迎至角乃寺坐床。拉然巴阿旺平措拜为师,学习了念诵仪轨、语法等佛学基本知识。
  十五岁赴拉萨,住色拉麦扎仓擦道康村,系统学习了五部大沦等显教经典理论,并获得排列第一的拉然巴格西学位。后住上密院,听受了密宗理论,逐步担任该寺的翁则、堪布等职位。后又担任甘丹夏孜扎仓堪布。
  1819年,按照西藏地方政府的任命,他担任摄政职 一位。次年,嘉庆帝赐给“甘丹席日然土撒麻德布希”名号。任职时间为二十五年。三十四岁时,序代扎仓附近  :修建了土丹曲科林寺,第二年,道光赏赐他“胜圣次莫酒林”的名号。四十六岁时担任甘丹赤巴。
  1845年,因他与驻藏大臣问发生矛盾,革除摄政职务。晚年度过安多,众多僧俗讲经等弘扬佛法。1862年逝世于蒙古滔果地方,时年七十一岁。
  第七十六任赤巴
  欠饶旺秀,生于安多嘉戎地方。从小住哲蚌寺落色林嘉戎康村,系统学习了佛经理论,并获得拉然巴格西学位。后住下密院,学习密教方面的佛经理论。逐步担鹆任该寺的翁则、堪布、甘丹降孜扎仓的堪布等职务。
  1853年,担任甘丹赤巴,任职七年后退位。退位期间,担任十二世DL喇嘛的经师。1865年担任摄政职务,任期七年。1871年西藏发生了总堪布贝丹顿珠和谢灞扎噶伦次仁旺秀二人联合引起的“甘丹战乱”,噶厦政府强迫平息战乱后的第二年(1872年)摄政欠饶旺秀逝世。后他被认定为第一代第舟呼土克图。
  第八十六任赤巴
  洛桑坚赞,又称呼为摄政拉莫夏。他生于藏托贾地方。住色拉歇扎仓藏康村,通过学习显教经典理论,获得了拉然巴格西学位。后住下密院,密宗经典为主,学习了各种显密教理论。逐步担任该寺的翁则、堪布、甘丹寺降孜扎仓堪布等职务。
  1901年,担任甘丹赤巴,任期七年。1904年英军侵入拉萨。十三世DL喇嘛准备进京,临走前委派洛桑坚赞担任摄政职务。(去世年月未能提供)
  第八十七任赤巴
  阿旺洛桑丹必坚赞,1863年生于安多角乃地方。幼年角乃寺出家,十六岁时,被确认为第二世次莫林呼土克图的转世灵童。
  二十一岁时赴拉萨,住色拉麦扎仓擦道康村,系统学习了五部大论等显教方面的理论,并获得拉然巴格西学位。后住上密院,密宗经典理论为主,学习了各种显密教理论。先后担任该寺的翁则、堪布、甘丹夏孜堪布等职务。
  1907年担任甘丹赤巴。他担任赤巴的第四年(1910年)川军到达拉萨,毁灭了许多寺院。
  十三DL喇嘛逃亡印度。阿旺洛桑丹必坚赞代任四年的摄政职务。1913年拉萨叛乱平息后,十三DL喇嘛回藏,叛乱中有功的寺院、活佛、官员等予以赏赐,并恢复了阿旺洛桑丹必坚赞的呼土克图职位。1920年阿旺洛桑丹必坚赞逝世,时年五十八岁。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甘丹赤巴在藏传佛教发展史上的地位与作用

  [摘要] 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一座寺院甘丹青寺的法台即甘丹赤巴在格鲁派中享有极高地位,其选任制度有别于其他寺院寺主的传承方式,重学识而不重出身,通严格选拔方可担任。作为宗喀巴法位继承者的历任甘丹赤巴,在藏传佛教的发展历史上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主要表现在创建教派、建寺弘法、著书立说、培养人才等方面。

  [关键词] 甘丹赤巴;藏传佛教;格鲁派;地位;作用
  [中图分类号] B946.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57(X)(2006)02-0217-10

  自1409年藏历正月宗喀巴·洛桑扎巴(1357-1419)在拉萨召集规模宏大的祈愿大法会并于当年建成了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一座寺院甘丹寺(这两件大事被认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正式创立的标志)后,宗喀巴亲自担任了甘丹寺主持“甘丹赤巴”(dgav-ldan-khri-pa),故而历史上有视甘丹赤巴为格鲁派教主之传统。恰白·次旦平措等先生说:“甘丹寺的法台是宗喀巴大师法位的继承者,因此和其他寺院的法台职位不同,担任此职务需要具备特别的条件,不论是不是转世活佛,也不论出生地区和出身的寺院以及年龄大小、贵贱高低、声望大小等,担任甘丹寺赤巴的首要条件是要精通显密经论及讲经听法的学识。”由于甘丹赤巴被视为宗喀巴衣钵的继承者,故而在格鲁派中有很高的地位:一般来说,任职甘丹赤巴者即被认为是活佛,可以转世;还有资格成为在DL喇嘛去世后直到新的DL喇嘛亲政前的期间代理其职权的过去西藏地方政府“摄政”的候选人。在藏族中也享有很高的地位,受到极大的尊敬:人们向甘丹赤巴献供养布施,以此为荣耀,并认为这样做是一种“功德”;他出行时有人开道,仪仗中有香炉、黄伞,在旧西藏除了DL、班禅和萨迦法王之外,只有甘丹赤巴才能享有这种待遇,甘丹赤巴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甘丹寺巴选任制度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形式,有别于其他寺院寺主的传承方式,主要体现在只重视佛学学识,而不重出身,通过层层考测、选拔,能成为甘丹赤巴者,大多不愧为一代佛学宗师。1419年宗喀巴圆寂前,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了大弟子贾曹杰·达玛仁钦(rgyal-tshab-rje-dar-ma-rin-chen),之后贾曹杰继承了宗喀巴的职位,成为第二任甘丹赤巴;贾曹杰在他1432年去世的前一年即1431年委任宗喀巴的另一个大弟子克珠杰·格勒白桑(mkhan-grub-rje-dge-legs-dpal-bzang)担任甘丹寺主持,是为第三任甘丹赤巴。1438年克珠杰去世后,由宗喀巴另一个弟子大夏鲁瓦·勒巴坚赞(zha-lu-ba-legs-bavi-rgyal-mtshan)继任。这样一脉相承,甘丹寺一直以格鲁派中学问最好的僧人担任赤巴,到1954年就任的赤钦·土登衮噶时,甘丹赤巴已经是第九十六任了。

  作为一种特殊传承制度下一个层面的“一个群体”,甘丹赤巴在藏族历史上起到了特殊的作用,其中一些人对藏族社会历史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因为其在藏族历史上的特殊地位——“宗喀巴衣钵的继承者”、“格鲁派首寺主持”、“黄教领袖”等,决定了甘丹赤巴在藏传佛教发展历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他们在藏传佛教尤其是格鲁派从创立到发展壮大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值得我们去追踪讨论、去研究考证。本文即梳理藏、汉文文献有关记载,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争取勾勒出甘丹赤巴在藏传佛教发展历史进程中所起作用的大致轮廓。

  一、创建教派,奠定教义学说基础

  第一任甘丹赤巴即宗喀巴大师。正是宗喀巴大师于14世纪末、15世纪初针对已经在藏族地区传播数百年的藏传佛教时弊而发起的改革运动,使一个面目崭新的佛教教派出现在雪域大地,对藏族社会、历史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宗喀巴7岁到青海化隆县境内的夏琼寺出家,跟随当地的高僧顿珠仁钦学佛,从小打下了深厚的佛学根底。17岁时,在老师顿珠仁钦的支持下,宗喀巴离开青海到西藏去深造,先后拜萨迦派高僧仁达哇等各教派的数十名高僧为师,学习各派教法。到14世纪80年代末,宗喀巴把西藏佛教显密宗各派的教法几乎全部系统地学了一遍,并开始讲经传法,逐渐成为当时卫藏地区藏传佛教界的知名人士,在其身边聚集起一批很有学识和社会活动能力的年轻弟子,加上得到明朝加封的西藏地方的首领阐化王札巴坚赞和拉萨河流域地方首领的支持,其声望越来越高,甚至明朝皇帝也派使者邀请他进京,可见宗喀巴影响之大。1400年到1409年,宗喀巴开始系统传播自己的宗教主张,取得巨大成功。宗喀巴学经传法、创立教派能够取得成功,得到广大民众的认可,除了宗喀巴本身宗教造诣、严守戒律,以及当时统治者阶层的支持而外,还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佛教自吐蕃早期传入,经过曲折发展,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教派,有了较大的规模,“到11、12世纪,西藏地区出现了若干较大寺院,也形成了若干教派”,对藏族地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然而,到了元末明初,由于两朝中央政府对藏族地区佛教各教派实行扶持拉拢政策,对各派僧徒“进官分职,尚用僧徒。于是各派僧人,或趋京师请封,或在当地居官。百年之间,学风不变,不复以戒行经义相当,惟以官爵权势相倾。有不少贪图权势,追逐名利,在宗教方面走上了炫奇头异,哗众取宠,以求自售的道路”。由于当时藏传佛教种种不良风气的蔓延,严重地破坏了佛教在信徒心目中的形象,甚至“给西藏社会造成了全面的信仰危机,几乎把再传的佛教葬送掉。”。藏传佛教已经快要的人去其传播文化、教化民众、帮助统治阶级统治人民的功效。在这种背景下,宗喀巴著书立说,创立格鲁教派的理论基础,号召重视戒律,对寺院制度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成功地革除了戒律废弛、追逐世俗名利、密宗修行没有次第等“不善行”,使寺院恢复了正常的宗教生活,戒律得以严守,佛法的修习重新走上正轨,从此藏传佛教又空前地活跃起来。

  到1409年藏历正月,拉萨祈愿法会的召集,以及甘丹寺的建成,标志着格鲁派的创立。格鲁派开藏传佛教新风,其基础理论思想集中体现在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二书中。作为格鲁派的根本经典,《菩提道次第广论》主要以阿底峡的《菩提道灯论》为理论依据,阐述下士、中士、上士的三乘修行次第和止观的修持方法,从修行成佛的角度概括了佛教显宗的基本教义。而这一著作的意义,王森先生曾说:“在西藏,在宗喀巴以前,喇嘛各教派,多专尚某一密法、某一经论,即令有试图对佛教整体作系统解说者,又多缺略不全。宗喀巴此书(指菩提道次第广论——引者),就其达到的佛学水平而言,比之隋唐时期据以建宗的著述,并无逊色。这一点对于黄教教派之形成以及黄教教内保持一致,没有分裂为若干支派,是起了重要作用的。”而《密宗道次第广论》,则对密宗四部修行次第、仪轨、方法等进行了深入的论述,提出了自己对密宗的见解和持行法则。总体而言,格鲁派兼具西藏各派教义之长。西藏向来相传的“上传戒律”和“下传戒律”等所有戒律,噶当派所传的菩提道次第和菩提心教授等,俄洛扎瓦师徒所传《俱舍论》、《现观庄严论》、《中论》、《因明论》等大论讲传,玛尔巴和廓洛扎瓦等所传集密,惹、卓、雄等译师所传时轮,萨迦派师资所传胜乐和喜金刚,惹、觉、当等3译师所传红黑怖畏等四部曼陀罗灌顶,噶举派中法义心要的乐空大手印、那若六法等,在格鲁派中无不兼容并包。如此,格鲁派佛学即具有了系统化和规范化的特点。所谓的系统化,是指调整修习的先后次序,主张学完显宗之后,必须修密,这成为后世格鲁派寺院教育一个基本准则;所谓规范化,是指调和佛教理论各个方面的矛盾。格鲁派的佛学特点反映了15世纪以后藏传佛教的发展趋势。而格鲁派教义的系统化、规范化,最初的奠基者当然是教派创始人、第一任甘丹寺巴宗喀巴大师,其继任也即后来甘丹寺的主持者甘丹赤巴们对格鲁派教义的完善和传播,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主要体现在他们主持甘丹寺日常事务,著书立说阐释教义,建寺收徒宣扬教义等方面。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一

  二、建立寺院、弘扬教法

  1409年宗喀巴大师在西藏地方政权帕竹第悉、明朝廷敕封阐化王扎巴坚赞的支持下,在拉萨举行规模宏大的、有上万僧人参加的祈愿大法会——“默朗木钦波”(smon-lam-chen-po),法会期间施主与观光者有数万人,收到了大量供施物品。在此基础上,经徒众和施主的再三恳请,宗喀巴选择在拉萨东面约60公里处的形似一只卧象的旺固尔山山坳建立格鲁派第一座寺院——甘丹寺。之所以选择在该地建造寺院,是由于大象为佛学推崇的国政七宝之一。甘丹寺的建设由帕竹第悉·札巴坚赞、司徒伦居·扎嘎囊索仁钦伦布、嘉玛赤本达瓦、拉萨宠仁青贝等为施主,由宠仁青白和仁钦伦布为总管,当年即建成了赤妥康(khri-thog-khang,住持殿)及70余间僧舍,常住僧人约500名。次年建成了大殿,能容纳3000僧人举行诵经法会。其他各个佛殿经堂也是依山势而建,显得气势不凡。宗喀巴大师圆寂后,在甘丹寺用18升白银为他建造了大灵塔,并且用金银建造了纪念宗喀巴大师的佛像。继宗喀巴大师之后,历任甘丹赤巴在原有的基础之上,继续着甘丹寺的建设工程。

  第二任甘丹寺巴贾春杰(1364-1432)在甘丹寺的创建过程中出力不少:“宗喀巴大师在土牛年创立拉萨祈愿大法会之后兴建甘丹寺,贾曹杰与都增扎巴坚赞二人负责兴建工程。他与都增扎巴坚赞团结合作,完成了土建工作,为佛教奠定基础,并按宗喀巴大师的指示,在修供方面依止常啼菩萨,不顾自己的身体性命完成上师的计划,从不懈怠。”在第三任甘丹赤巴克珠杰·格勒白桑期间(1431-1439),甘丹寺建设方面大有进展:“他(指克珠杰——引者)在任期间,为宗喀巴大师的灵塔新建了金铜合金的金顶塔檐,创建了讲论大乘经典的讲经院,并任命大学者释迦室利(shvakya-shri)、伦巴贝丹(snon-pa-dpal-ldan)、喇嘛羊卓巴(bla-ma-yar-vbrog-pa)、上师却扎巴(rie-chos-grags-pa)等四人为讲经师,建立讲修法相学的扎仓,使得讲修显宗大论的事业极为兴盛。”第四任甘丹赤巴夏鲁哇·勒巴坚赞(zha-lu-ba-legs-pa-rgyal-mtshan,1375-1450)于1439年接替克珠杰任甘丹赤巴。在其12年任期内,由他主持完成了宗喀巴大师灵塔殿屋顶的收尾工程,在鎏金屋顶新塑密集、胜乐、时轮三尊金像,而且“向弟子们传授大威德教法以及三诀窍等法门;以法、财等善加护持僧众,使甘丹寺有了很大的发展”。第五任甘丹赤巴洛周曲迥(blo-gros-chos-skyong,1389-1466)期间,在甘丹寺新建佛殿内塑释迦牟尼金像,建造了大银塔等。第六任帕索·曲吉坚赞(ba-so-chos-kyi-rgyal-mtshan,克珠杰之弟,1463年任甘丹赤巴)新建甘丹寺狮吼殿,而且为其前面几任甘丹寺赤巴塑像。第八任甘丹赤巴门朗班瓦(smon-lam-dpal-ba,1414-1491)于1480年任甘丹赤巴,期间兼任哲蚌寺法台。在甘丹寺、哲蚌寺新塑佛像、刻印经书、兴建佛塔等。第二十一任甘丹赤巴德瓦坚·格勒白桑(bde-ba-can-dge-legs-dpal-bzang,1505-1567)曾向三世DL喇嘛索南嘉措和吉雪第巴·扎西饶丹(skyid-shod-sde-pa-bkra-shis-rab-brtan)建议,将桑普年绒扎仓(gsang-phu-nyag-rong-gav-tshang)与甘丹寺夏孜扎仓合并。第二十三任甘丹赤巴次丹嘉措(tshe-brtan-rgya-mtsho,1520-1587)遵照第三世DL喇嘛索南嘉措的命令,于1566年建成甘丹两扎仓之一的夏孜扎仓(甘丹东院)之僧人之宿舍;为甘丹东院大殿新绘壁画,修建声柽柳女墙。第四十九任甘丹赤巴洛桑达尔基(blo-bzang-dar-rgyas,1662-1723)在任期间(1708-1723)新建甘丹寺三层基索殿(spyi-so-khang)顶檐,另外还为当时所有的格鲁派寺院提供了佛像、供物、灌顶所需物品、祭祀所需物品等。第五十任甘丹赤巴格敦平措(dge-vdun-phun-tshogs,1648-1725)任甘丹赤巴期间,命青海亲王洛桑丹增(mtsho-sngon-ching-wang-blo-bzang-bstan-vdzin)在宗喀巴银塔表面刷金汁而使其变成金塔(该甘丹赤巴在任期结束后,一直主持蔡贡塘等寺院,其转世系统即拉卜楞寺贡塘仓活佛系统)。

  经历代甘丹赤巴的经营修缮,甘丹寺建成为包括拉基大殿、阳八犍、经堂、赤妥康、昂久康、夏孜、绛孜扎仓及康村、密村等众多的建筑群。甘丹寺的建立,标志着宗喀巴宗教改革走向成熟,藏传佛教格鲁派有了根本道场,同时也拉开了格鲁派在藏区各地大规模地建立寺院、传播格鲁派教义的序幕。紧随甘丹寺的建立,宗喀巴弟子嘉央曲杰、大慈法王、根敦珠巴(后来被追认为第一世DL喇嘛)先后建立起哲蚌寺(1416年)、色拉寺(1418年)、扎什伦布寺(1447年),完成了格鲁派四大寺的建立。再后,随着青海塔尔寺(1560年,明嘉靖三十九年)以及甘肃拉卜楞寺(1709年,清康熙十八年)等寺院的建立,格鲁派寺院已经遍布各藏族聚居地区。根据第司?桑杰嘉措《黄琉璃》的统计,五世DL喇嘛掌政的时期,格鲁派寺院已经建成寺院534座,有僧人40187人,寺院数、僧人数均占当时西藏寺院、僧人数的1/3左右;而到了1733年(藏历水牛年),DL、班禅所属寺院达3477座(分别为3150座,327座),有僧人356230人(DL喇嘛所辖342560人,班禅所辖13670人),可见格鲁派在当时的发展情况,用“飞速”二字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除建设寺院,传播教义、光大佛法也是甘丹赤巴的当然职责。东噶·洛桑赤列教授指出,甘丹赤巴的职掌主要有三条:一,主持拉萨召开大法会和会供法会;二,驻锡甘丹寺进闻显密教法;三,以法台所属寺庙庄园收入维持甘丹寺日常开支。由此看来,甘丹赤巴主要的职责还是在宣讲教义、弘扬佛法方面。我们知道,宗喀巴发起、创设拉萨传如大法会的性质不是为了纪念佛祖释迦牟尼而讲论佛经、发愿祈祷的宗教法会,最主要的目的是宣扬佛法,到后来五世DL喇嘛时期,加进了在法会上以辩论佛经的形式从三大寺僧徒中选取头等格西的内容;而会供法会也即所谓的“传小召”是为了纪念五世DL喇嘛而举行的宗教法会,也举行辩经选取“措然巴格西”的活动。传召法会创立近600年来,其在传播格鲁派教法、扩大格鲁派影响、发展格鲁派势力,以及在同其他教派的争斗过程中,在凝聚人心、增加僧源等方面,作用巨大;而作为法会的召集者、主持人,甘丹寺巴所起作用毋庸置言是十分重要的。从甘丹赤巴职责的第二方面“驻锡甘丹寺讲闻显密教法”来看,历任甘丹赤巴对佛教教义的传播、佛法的弘扬,作用也是巨大的。

  在藏传佛教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为了弘传佛教法,甘丹寺赤巴们还在藏族居住的各个地区建立了许多寺院。遍布藏区各地寺院的建立,是格鲁派发展壮大的基本条件之一。因为寺院最基本的功能之一,就是招收、剃度僧人,传播教法、扩大影响。正是由于格鲁派遍布藏区各地的寺院,以及其严密的寺院组织,才将格鲁派教义传播到了藏族聚居区的每一个角落,才使得格鲁派得到迅速的发展且历经数百年而不衰。

  三、著书立说,阐释教义

  在格鲁派寺院教育制度之下的藏传佛教僧人,经过几十年的学习,不管是否出任密宗院堪布或者是甘丹寺夏孜或强孜法王,大部分都算是学有所成的大学者,他们有的终老于三大寺,有的到藏区各地建寺弘法、传播文化。而最后能够升任甘丹赤巴的,只是众多僧人中和很小的一部分,可谓凤毛麟角。他们是领导格鲁派的一代宗师,而他们的著作同样为博大精深的藏族文化的大厦添砖加瓦,为藏族文化添了彩。

  格鲁派的创始人、第一任甘丹赤巴宗喀巴大师的著作,据统计有18种之多,主要有1042年完成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菩萨戒品释》、《事师五十颂释》《密宗十四根本戒释》;1406年完成的《密宗道次第广论》;1408年完成的《中论广释》、《辩了不了义论》;1409年著《集密圆满次第释》;1410年著《集密四天女请问经》、《智金刚经集释》;1411年著《五次第释》;1415年著《集密月称释疏》、《集密决断摄义科判》、《密宗道次第略论》;1419年著《胜乐轮根本经释》。

  第二、三任甘丹赤巴贾曹杰、克珠杰在上台阶鲁派创立之初,除了全力协助宗喀巴大师创立教派、宣扬大师主张,记录整理其著作而外,在撰著方面也都颇有建树。贾曹杰的主要著作有《般若教戒论》、《现观庄严论注疏明义心要》、《中观珍宝——论疏心要》等;克珠杰的主要著作有《文殊语狮子赞——身相极庄严》、《宗喀巴大师略传——信仰之门》、《宗喀巴大师秘传——珍宝穗》、《释量论注疏——教理海》、《现观庄严论注释》等。

  第五任甘丹赤巴洛周曲迥(blo-gros-chos-skyong)完成了克珠杰《作怖金刚生起次第》(vjigs-byed-bskyed-rim)之补遗,以及《时轮注疏补遗》(dus-vkhor-dika-chen)等;第六任甘丹赤巴帕索·曲吉坚赞(ba-so-chos-kyi-rgyal-mtshan)著有《中观导引大论》(bdu-mavi-lta-khrid-chen-mo)、《时轮生圆次等》(dus-vkhor-gyi-bskyed-rdzogs)、《密集手册二十一论》(gsang-vdus-yig-chung-nyer-gcig);第七任甘丹赤巴洛周丹巴(blo-gros-brtan-pa)著有除《现观庄严论》(mngon-rtogs-rgyan)以外的其他四论《庄严经论》(mdo-sde-rgyan)、《辩中边论》(dbus-mthav-rnam-vbyed)、《宝性论》(rgyud-bla-ma)、《辩法法性论》(chos-dbying-rnam-vbyed)之注释,还著有《释量道集》(rnam-vgrel-lam-bsgrigs)、《三事论辩》(gzhi-gsum-rnam-bzhag)。第八任甘丹寺赤巴门朗班瓦(smon-lam-dpal-ba)著有《释量论四章之注释》(rnam-vgrel-levu-bzhivi-dikaka),释文非常明晰,一般称为“门注”;第十四任甘丹赤巴仁钦威色(rin-chen-vod-zer)于1516年编纂《佛历明灯》(bstan-rtsis-gsal-bavi-sgron-me)。此《佛历明灯》之年代非常准确,不仅被众多学者引用,而且对其他一些教法史中涉及到的很多重要事件也有说明。第十五任甘丹赤巴班钦·索南扎巴(pan-chen-bsod-nams-grags-pa)著有《密集生圆次第导引文·智者意乐》(gsang-ba-vdus-pavi-bskyed-rdzogs-kyi-khrid-yig-mkhas-pavi-yid-vphrog)、《般若经要义·明灯》(phar-phyin-spyi-don-yum-don-gsal-bavi-sgron-me)、《中观要义奥义·明灯》(dbu-mavi-spyi-don-zab-don-gsal-bavi-sgron-me)、《新旧噶当教法史·意之美饰》、《律分别论·教理骄阳》(vdul-bavi-rnam-bshad-lung-rigs-ni-ma)、《中观辨析·奥义明灯》(dbu-mavi-mthav-dpyod-zab-don-yang-gsal-sgron-me)、《释量论释难·要义明示》(tshad-ma-rnam-vgrel-gyi-dkav-vgrel-dgongs-pa-rab-gsal)、《毗奈耶教法源流》(vdul-bavi-chos-vbyung)、《俱舍论疏》(mngon-pa-mdzod-gyi-vgrel-pa)、《新红史》(另一名称叫《王统世袭幻化之匙》,rgyal-rabs-vphrul-gyi-lde-mig)、《佛历表明灯》(bstan-rtsis-gsal-bavi-sgron-me)、《续部要义》(rgyud-sde-spyi-rnam)、《大乘阿毗达磨集论注》(mngon-pa-kun-btus-kyi-vgrel-pa),以及《格丹格言》(dge-ldan-legs-bshad)等;第十六任甘丹赤巴嘉热·曲迥嘉措(rgya-ra-chos-skyong-rgya-mtsho,)著有《密集生圆次第》(gsang-vdus-bskyed-rdzogs)广本、略本各一种,以及《中论讲义》(dbu-ma-lta-khrid)、《胜乐生起次第·如意精要》(bde-mchog-bskyed-rim-vdod-vjor-yang-snying)、《金刚手大势至大轮生圆次第之四加持力》(phyag-rdor-vkhor-chen-gyi-bskyed-rdzogskyi-byin-rlabs-bzhi-ldan)、《那若六法讲义》(nava-ro-chos-drug-khrid-yig)等;第四十七任甘丹赤巴扬顶巴·洛桑曲培(yang-steng-pa-blo-bzang-chos-vphel)新创《自性文殊调·手印》(vjam-dpal-rang-bzhin-mavi-dbyangs-bkav-rgya-ma)、《二怙主新调四种》(mgon-chos-gnyis-kyi-dyangs-gsar-ps-khag-bzhi)等;第五十任甘丹赤巴格敦平措(dge-vdun-phun-tshogs)任强孜法王期间,仔细校订《四家合注》(vgrel-pa-bzhi-sbrgs)并重新刻板印刷;第五十三任甘丹赤巴坚赞森格(rgyal-mtshan-seng-ge)著作7函,甘肃甘南合作寺有木刻本;第七十任甘丹赤巴阿旺曲培(ngag-dbang-chos-vphel)著有《密集续注释之匙》(gsang-ba-vdus-pavi-rgyud-vgrel-lde-mig)。

  由于我们掌握的资料有限,还不能全面了解九十六任甘丹赤巴的所有著作,上述所列只是甘丹赤巴著作的一部分。但就是这一部分,已足以看出甘丹赤巴在撰著方面的丰富。他们的著作,或阐释教义,或注疏经典;或是教法史,或是推算宗教史上重要人物年代的“教历”,或是上师大德之传记,可以说甘丹赤巴们的著作涉及到宗教派别的方方面面。而一个宗教的发展,该教派理论学家的作为、经典书籍的作用十分巨大。在藏传佛教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甘丹赤巴们均不愧为格鲁派理论家,他们的一些著作,也的确是构架格鲁派学说的基础、阐述格鲁派教义、注疏前贤(包括印度学者)著作的经典之作。从某种意义上说,格鲁派的发展正是得益于这些理论家,得益于他们的著作。

[ 本帖最后由 喜饶让波 于 2009-6-13 13:4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二

  但由于历任甘丹赤巴的僧人身份及其学习背景,使得他们囿于宗教的范畴,著作内容有较大的局限性,局限在注解经典、宣扬佛法方面,这一点当是情理中事。然而,除了宗教方面的著作:甘丹赤巴在其他方面也不乏经典之作:历史(宗教史)类如第十四任甘丹赤巴仁钦威色的《佛历明灯》、第十五任甘丹赤巴班钦·索南扎巴的《新红史》(《王统幻化之匙》)、《佛历表明灯》、《新旧噶当教法史》;语言文字方面如第五十任甘丹赤巴格敦平措校订了《四家合注》;文艺方面如第十五任甘丹赤巴的《格丹格言》、第四十七任甘丹寺巴扬顶巴·洛桑曲培创作的念诵曲调《自性文殊调·手印》、《二怙主新调四种》,等等。

  四、讲经说法,培养人才

  前文已经提到,甘丹赤巴的职责中,有主持拉萨传召大法会和会供法会以驻锡甘丹寺讲闻显密教法的内容。《藏汉大辞典》“甘丹寺”词条释文中有“rje-rgyal-tshab-dar-ma-rin-chen-nas-bzung-gdav-ldan-khri-pa-gdan-rabs-rim-byon-gyis-vchad-nyan-byas-yul-gyi-gdan-sa-zhis”一句,直接翻译即“自贾曹·达玛仁钦以来的历任甘丹赤巴法嗣之讲闻(佛法)的寺院”。《藏汉大辞典》的上述释文也与甘丹赤巴“驻锡甘丹寺讲闻显密教法”一致,在甘丹寺讲经说法,进行“讲、辩、著”活动是甘丹赤巴当然的职责。一般来说,主持拉萨传召大法会,自然也就要讲经说法;而大小召内容之一的各寺院推举的高僧辩经、考取“格西”学位,自然是格鲁派培养人才的一个方面。因此,我们对甘丹赤巴在甘丹寺进行的“讲、辩、修”活动不做重点考述,下面侧重对他们在在其他寺院及其他地区的弘法情况,以及他们担任DL喇嘛经师的情况做一些梳理。

  甘丹赤巴的选任制度规定,所有的甘丹赤巴在担任甘丹赤巴之前,必须在某一寺院出家为僧学习经典几十年(有人说必须是拉萨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但就实际情况来看,确有例外且为数不少),而且还必须担任讲经师父、翁则喇嘛、密院的堪布等职务,以及甘丹寺夏孜或强孜法王,然后才有资格出任甘丹赤巴。这一制度的实行,促使甘丹赤巴们在担任甘丹赤巴之前或者在其任期之后,大多在各地、各寺院讲经说法,为格鲁派培养了众多的人才。如宗喀巴大师的心传弟子贾曹杰·达玛仁钦除了有与宗喀巴大师共同的弟子而外,还有“阔巴仁达那扎西、强巴林巴、仁钦贝、都格哇扎巴贝等执掌佛法的大德”,弟子众多;克珠杰的弟子主要有贡钦帕巴俄色(kun-mkhyen-vpags-pa-vod-zer)、堪布索南却珠(bsod-nams-mchog-grub)、京俄洛追坚赞(spyan-snga-blo-gros-rgyal-mtshan)、拉尊仁钦嘉措(lha-btsun-rin-chen-rgya-mtsho)等众多贤哲。第五任甘丹赤巴洛周曲迥(blo-gros-chos-skyong)主要的弟子有象雄·曲旺扎巴(zhang-zhung-chos-dbang-grags-pa)、藏穷·曲扎嘉措(gtsang-chung-chos-grgs-rgya-mtsho)、达那巴·克珠诺桑嘉措(rta-nag-pa-mkhas-grub-nor-bu-rgya-mtsho)赤钦门朗(khri-chen-smon-lam);第六任甘丹赤巴帕索·曲吉坚赞(ba-so-chos-kyi-rgyal-mtshan)在担任甘丹赤巴以前,曾长期担任帕索衮巴寺(ba-so-dgon-pa)讲经师傅,其“帕索瓦”(ba-so-wa)之名由此而得,担任甘丹赤巴后,其弟子中最著名的是“双运兼具的金刚三师兄弟”:珠钦曲多杰、堆龙巴·多杰班瓦、康巴·班丹多杰;第七任甘丹赤巴洛周丹巴(blo-gros-brtan-pa)曾任桑为寺库白扎仓(gsang-phu-khu-spe-gva-tshang)讲经上师和甘丹强孜上师;第八任甘丹赤巴门朗班瓦(smon-lam-dpal-ba)先后在后藏大寺庙(gtsang-gi-grva-tshang-chen-mo)、娘堆衮萨寺(nyang-stod-dgon-gsar)、尼木杰切菜寺(snye-mo-rgyal-byed-tshal),色拉寺、甘丹寺夏孜扎仓等任讲修导师,任甘丹赤巴期间还兼任哲蚌寺法台;第九任甘丹赤巴杰温·洛桑尼玛(rje-dbon-blo-bzang-ni-ma)在出任甘丹赤巴前曾任哲蚌寺堪布、桑普下院堪布;第十任甘丹赤巴益西桑布(ye-shes-bzang-po)曾任罗色林(blo-gsal-gling)扎仓讲修导师,还代管过尊摩采(btsun-mo-tshal,尼姑庙)、卫堆帕摩曲德寺(bdus-stod-phag-mo-chos-sde);第十一任甘丹赤巴达敦·洛桑扎巴(vdar-ston-blo-bzang-grags-pa)出任甘丹赤巴前分别在卫堆汤嘉寺(dbus-stos-thang-skya-dgon)和德钦桑阿卡(bde-chen-gsang-sngags-mkhar)讲经说法,培养了很多著名弟子;第十二任甘丹赤巴嘉扬西饶勒白洛周(vjams-dbyangs-shes-rab-legs-pavi-blo-gros)曾在桑普尼玛塘(gsang-phu-ni-ma-thang)讲授五部大论20余年,培养了很多有名的弟子;第十六任甘丹赤巴嘉热·曲迥嘉措(rgya-ra-chos-skyong-rgya-mtsho),曾主持下密院14年,有很多学习密宗的僧徒;第二十八任甘丹赤巴格敦坚赞(dge-vdun-rgyal-mtshal)的知名弟子有四世DL喇嘛云丹嘉措、四世班禅洛桑曲吉坚赞、旭康巴·格勒伦珠(gzhu-khang-pa-dge-legs-lhun-sgrub)、大学者扬孜·达龙札巴坚赞(yang-rtse-stag-lung-drags-pa-rgya-mtsho);第三十任甘丹赤巴达龙扎巴·洛周嘉措(stag-lung-brag-pa-blo-gros-rgya-mtsho)使觉摩隆寺断续了的格西传统得以恢复,还恢复了强孜扎仓建立了闻思学院;第四十六任甘丹赤巴桑洛嘉措或称阿旺白桑(bsam-blo-sbyin-pa-rgya-mtshovam-ngag-dbang-dpal-bzang)被称为“甘珠尔瓦”(bkav-vgrul-ba),就是因为其大力传播《甘珠尔》而得名;第五十三任甘丹赤巴坚赞森格(rgyal-mtshan-seng-ge)除甘丹赤巴日常事务外,还不断地向许多上师、格西等传授显密教法,因而有许多著名的弟子;第五十四任甘丹赤巴阿旺曲丹(ngag-dbang-mchog-ldan,即热振活佛转世系统第一世)在任下密院堪布期间,在原有《密集》和《大威德》修供仪轨之外,新增《胜乐》修供;第九十四任甘丹寺巴伦珠尊珠(lhun-grub-btsun-vgros)在没有获得格西学位之前即已开始向众多弟子讲经,甘丹赤巴任期后直至圆寂,每年春夏法会之际不辞辛劳,从早晨晨诵开始直到太阳下山,指导三大寺超过数百名的弟子学习,而且后半生得了足疾时还对弟子们说:“如今我仅只是腿脚有病,并不是不能讲经。所以趁我还活着时,你们到我这里来,我尽力讲经,是最好不过的了。将来有一天我死了也不至于后悔”,活脱刻画出一个谆谆教导,勤勤恳恳的上师形象。

  经过几十年修习经典而最终有幸出任甘丹赤巴者,当然都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大学者,在政治上、宗教上都有很高的地位。不过,经过数百年的发展,格鲁派内部情形有了一些变化,主要表现在随着活佛转世制度的实行,格鲁派形成以DL、班禅为主的几大活佛系统,而且在五世DL喇嘛之后,“政教合一”制度也最终形成。因此作为“继承甘丹寺中宗喀巴法座者”的甘丹赤巴,只作为格鲁派名义上的领袖而存在,其在政治上已经没有实际权力了。只有在DL权力出现真空的时期(如前辈DL圆寂而新转世的DL未亲政之前,或者DL因故离开西藏之时),甘丹赤巴才有可能出任西藏地方政府的摄政,代替DL喇嘛全权处理西藏地方政府事务,其政治地位才又得到认可。而在宗教方面对甘丹赤巴的推崇,就是对其学识的认可。主要体现在甘丹赤巴可以出任DL喇嘛的经师。一般而言,DL喇嘛一经选定坐床,就会配备正经师一人、副经师一二人不等。而人选则以甘丹寺巴(包括卸任甘丹寺巴)为首选。故而,历史上以甘丹寺巴(包括卸任者)出任DL喇嘛经师者不在少数。据统计,从三世至十二世DL喇嘛的三四百年间,DL喇嘛的经师中都有甘丹赤巴,一共有21位担任过DL喇嘛经师;四世班禅洛桑曲吉坚赞的授戒师傅也是由甘丹赤巴担任的。而且在清代,不仅DL、班禅等大活佛的认定要经过清中央政府批准,就是DL、班禅的经师的选定,也要经过清中央政府的批准。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完

  五、将藏传佛教传播到西藏以外的地区

  甘丹寺不论是在任前的求学、游学辩经过程,还是在任期、任后的传播佛法等各种活动中,足迹遍布西藏及其他藏区的名山大川。也有一些甘丹赤巴远涉千山万水,来到祖国各地,甚至远到国外传法。如:第四十四任甘丹赤巴嘉那巴·洛周嘉措(rgya-nag-pa-blo-gros-rgya-mtsho,1635-1688)在任上的第四年,当康熙皇帝希望DL喇嘛派一名能利益佛法众生的上师时,洛周嘉措应命于1685年到达北京,朝见康熙皇帝,皇帝龙颜大悦。期间,平息了蒙古库伦厄鲁特数年间一触即发的纷争。由于他在北京住了较长一段时间,故而被称为“赤嘉那巴”(khri-rgya-nag-pa,汉地法台);第五十三任甘丹赤巴坚赞森格(rgral-mtshan-seng-ge,1678-1756)时,青海亲王额尔德尼具囊(mtsho-sngon-ching-wang-aer-rti-ju-nang)上书七世DL喇嘛,希望准予迎请宗喀巴之代表(rje-nyid-kyi-sku-tshab)即这位甘丹赤巴到青海弘法。DL喇嘛以“亲王是格鲁派无与伦比的大施主”,故而遣其前往。而且DL喇嘛还将自己穿戴使用的帽子、半月形大氅、成套的米札(mi-tra)和金刚曼坛城的唐卡、圆形官印等,作为赏赐礼物。坚赞格森于1747年以70岁高龄前往青海,第二年即兴建甘肃甘南合作大寺甘珠班噶垂微林(gtsos-dgon-chen-dgav-ldan-bshad-sgrub-gling),逐步设立因明学院等,任轨范师、教师等,使格鲁派教法在当地得到弘扬;第六十一任甘丹赤巴阿旺次成(ngag-dbang-tshul-khrims,1721-1790,1778年任甘丹赤巴,一生曾两次到内地,两次出任西藏地方政府摄政)即第一世策墨林呼图克图(tshe-smon-gling-ho-thog-thu)。1762年42岁时任甘丹寺夏孜法王不久即因乾隆皇帝之命,被七世DL派往北京担任雍和宫的掌印喇嘛(pe-cin-gyi-tham-ka-bla-ma)而前往北京。后来又受乾隆皇帝之命返回拉萨任西藏摄政10年。62岁时,1786年,遵照乾隆皇帝谕旨,再次前往北京以补因章嘉·如白多杰活佛圆寂所遗空缺,在京住了6年,在政教两方面均建殊胜业绩;第六十五任甘丹寺巴格敦次成(dge-vdun-tshul-khrimms,1744-1807,1801年任甘丹赤巴),1794年51岁时被地方政府委派赴任北京雍和宫堪布(gyung-ho-dgon-pavi-mkhan-po),第六十七任甘丹寺巴嘉扬门朗(vjam-dbyangs-smon-lam,1750-1814,1814年任甘丹赤巴),在堪布任职上受地方政府委派到北京宣讲佛法数年。第九十任甘丹赤巴强巴曲札(byams-pa-chos-grags,1850-1937,1921年任甘丹赤巴),曾奉十三世DL喇嘛命令前往尼泊尔,作为帕巴杏衮佛塔(mchod-rtan-vphags-pa-shing-kun)修复开光上师,据说开光时出现很多奇征异光。

  尽管他们的出行本身基本都是以高僧大德身份前往的,所从事的也基本是与宗教有关的活动。但实际上他们所到之处,不仅将藏传佛教的教义留在了当地,也把藏族的文化、藏族的习俗留在了当地。可以说,这种不同民族间文化的交流也是甘丹赤巴对发展、传播藏族文化的一种贡献。

  六、甘丹赤巴选任制度使格鲁派格西学位制度定型

  宗喀巴宗教改革的一个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对藏传佛教经度的改革,规定了循序渐进、先显后密的学经过程,而且对学习的经典也有明确规定。按宗喀巴的要求,担任甘丹赤巴者必须是先在某大寺院,按先显后密的次序、学完显教五部大论,取得“拉让巴”(lha-rams-pa)格西学位,然后进上密院或下密院修习密法,取得密宗学位,而后升任密院格贵、喇嘛翁则、堪布、堪苏等职,以及甘丹寺夏孜或强孜法王,才可成为甘丹赤巴的候选人。从藏文文献的记载的情况可以看出,所有甘丹赤巴的成长道路基本都是一样的:在某个寺院出家为僧,拜师学习以五部大论为主的经典,分阶段的游学辩经(期间其中一些人还担任某寺讲修导师或者其他职务),考取格西学位,进入密宗院(上密院或下密院),担任翁则喇嘛、堪布、夏孜或强孜法王,然后有空缺时依次就任甘丹赤巴。而且,藏文文献在记述历任甘丹赤巴生平事迹时,叙述的模式也已经基本模式化了,可知其学经过程已经制度化、规范化。一般来讲,从入寺为僧到升任甘丹赤巴,要经过如下阶段:“学字(2至3年)、学经(《对扎》部3至5年、《般若》部7年、《中观》部4年、《俱舍》部4年、《戒律》部4年。计22至24年)、待考格西1至20年、修习密宗通过密宗立论考试5年、担任格贵4个月,喇嘛翁则3年、堪布3年、堪苏(若干年)、夏孜或绛孜法主(14年),共计最少十余年”。经过了几十年的显密修习,通过了数十次甚至数百次的考试辩论,可以说能登上甘丹赤巴法座者应该都是名不虚传的饱学之士。在这种体制之下,格鲁派在数百年间,培养了一大批理论功底深厚、修行实践力强的高僧大德。

  由于甘丹赤巴的选任制度的程式化,也使藏传佛教寺院教育制度程式化了,其各个学级、各个层次的格西辩经考试也逐渐程式化、制度化了。可以说格鲁派格西派格西考试制度的形成是在甘丹赤巴的选任制度下逐渐成型的,甘丹赤巴选任制度对格鲁派格西制度的形成影响巨大。由于甘丹赤巴选任制度对格鲁派格西学位制度的影响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拟另作专题讨论,此外不赘。

  [作者简介]  王维强,藏族,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  100101)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征集 历代甘丹赤巴的介绍

第九十七代甘丹赤巴是林仁波切(任期:1964-1983)

       第七世林仁波切,也是第97任的甘丹赤巴(甘丹教主,宗喀巴法座),伟大的金刚持雍增林仁波切,于1903年11月6日诞生于西藏拉萨北方的一个圣地——雅布(胜乐金刚的圣地),他是第六世夏曲雍增林仁波切的转世,第六世林仁波切也是13世DL喇嘛的亲教师。第五世林仁波切是第75任甘丹赤巴。林仁波切各种利益众生的化身转世可远溯至佛陀时代。
  第六世林仁波切在七岁的时候被DL喇嘛及乃琼护法所认证,并于前世闭关圆寂的寺院举行作床典礼。十岁进入哲蚌洛色林接续他前世的佛法义理学习,1919年13世DL喇嘛为他传授沙弥戒。在哲蚌寺他学习五部大论,并在空闲时间学习各种工巧明,在20岁时他于第13世DL喇嘛座前受具足戒。
  1924年,他以非比寻常的年纪——21岁考取那让巴格西的最高等格西学位,从12岁开始他就开始在各高僧喇嘛面前学习各种显密义理及密续灌顶及仪轨,他的这些上师包括13世DL喇嘛、帕绷喀大师、布度金刚持、琼喇嘛仁波切、赤降仁波切等30多位高僧。
  当他28岁时,他在西藏作了一趟朝圣之旅,沿途他应信众要求作了很多开示,并且在13世DL喇嘛圆寂后,参与DL喇嘛金身的保存工作常达两年。
  1936年,34岁的他担任上密院的“给顾”(纠察师,地位仅次于住持),1940年14世DL喇嘛举行座床典礼,他成为DL喇嘛的亲教师。
  1949年,仁波切担任夏巴曲杰。
  1954年,他在西藏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前为第14DL喇嘛传授比丘戒。
  和赤绛仁波切一起,他为DL喇嘛传授各种相续不间断的显密教法,由于过去世的因缘,这两位上师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及和谐。
  1964年前任甘丹赤巴圆寂后,林仁波切接任第97任甘丹赤巴。
  1965年,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甘丹法座升座典礼,并成为菩提迦耶甘丹佩给林的住持。
  1969年,林仁波切在菩提迦耶传授宗大师道次第论著的开示,为期一个半月。
  1968,1972,1980年,在西方弟子及旅居欧洲的西藏人的启请下,他前往欧洲及北美弘法。
  在达兰色拉他的私人住所,应藏人及西方人的要求,他多次传授显密教法,经论讲述及灌顶。并多次传授比丘戒。
  他最后一场开示,在色拉寺僧众的祈请下,于南印度作了为期一个半月的广论开示,有大约两千多名的僧俗大众参加。在回程途中在德里位藏人,印度人及西方人传授四臂观音灌顶。
  1983年9月,他心脏病突发,所有各大寺院僧众及DL喇嘛都前往探视,并一再的祈请他常住。但是林金刚持为了告诫弟子,诸世无常,他还是示现圆寂,并在死亡的净光中禅定达14 天之久,当他的圣身在净光禅定中时,侍者听到他的房间中传出男声及女声的歌声。
  他圆寂的那天,达兰色拉刮大风下大雨,雷电交加,并下了一场大雪,雪深一尺。在稍后几天,他的净光禅定中,天空出现各种彩云,并在他出定,意识离开身体时,天空出现彩虹。无数的人前往悼念,并献上无数的供品代表他们的敬意。林仁波切的圣身用金身安座,保存于世。

另一版本传记

伟大的林仁波切曾是第十四世DL喇嘛的资深老师,也是第九十七世甘丹赤巴的持有者。他的全名是杰迅图敦隆托楠奥赤林帕藏泊,出生于拉萨西北区一个名叫亚普(Yabphu)的地方。这地方被认为是上乐金刚及其明妃所属的圣地。仁波切在很小的时候即被认证为第六世转世活佛。

他曾闭关三年专门修持大威德金刚密法,并在禅修期间撰写了有名的‘大威德金刚法门之十八修行次第’, 并于1981年由西藏出版社出版,是当今关于大威德金刚密法最完整也最富权威性的修持手册。此传承法脉被公认为是大威德金刚的化身示现;第五世林仁波切曾是第十一世DL喇嘛的教师之一,也是第七十五世 甘丹赤巴的持有者,而林 仁波切的化身更可以追溯到佛陀的时代。

他小时候即居住在僧院里,有幸在众多出色的学者及法师门下接受一连串严谨的学习课程,包括阅读,写字及背诵等,最终并于哲蚌寺顺利取得格西的学位。在课余时间,他更积极学习其他传承法脉,造就了他今日博学多闻的地位。

他曾于三十多位伟大的喇嘛获得了许多珍贵的显密教法及灌顶密法,其中包括了第十三世DL喇嘛,帕绷喀仁波切,布度仁波切,斯空达扎仁波切,康萨仁波切,崇仁波切和赤江仁波切等。他和赤江仁波切在第十四世DL喇嘛的学习生涯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从他们身上DL喇嘛接受了完整无瑕的显密教法。这两位伟大的上师的关系如同上一世一样亲密,彼此扮演着老师及学生的角色互相学习及传授密法,而这也为DL喇嘛提供了一个祥和有利的学习环境。

他一生传法无数,其中不仅包括了显宗及密宗的教法,更涵盖了各类殊胜的灌顶密法,其弟子超过千人以上。由于他无私的付出,宗喀巴大师(又称第二佛)圆满无瑕的显密教法才得以在西方国家广传开来。

然而他于1983年九月时患了急性中风,令所有的人感到惊慌及担忧。所有来自于全世界各个格鲁派的寺院住持及大师们纷纷赶来DLSL为他的长寿主持祈福大会。

他最终选择于八十一岁那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午时进入甚深禅定。当时他所有的私人侍从都在场并目睹他离开时最后的笑容,而后他便进入净光状态,直至1983年元月七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八、九十九代甘丹赤巴

第九十八任甘丹赤巴(任期:1983-1987)

堪苏江白群佩仁波切(1921~199?)。,哲蚌洛赛林扎仓。仁波切1921年诞生于康区,自幼进入哲蚌洛赛林扎仓学习五部大论,1956年考取格西拉然巴,之后进入下密院学习续部教法。曾担任下密院堪布、江孜法王尊职。 1983年3月继任第98任甘丹赤巴大师。仁波切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示寂。


第九十九代甘丹赤巴(任期:1987-1994)

益西顿珠仁波切:第99任甘丹赤巴(1918~1995)。哲蚌洛赛林扎仓。仁波切1918年诞生于云南永宁,自幼进入哲蚌洛赛林扎仓学习五部大论,考取格西拉然巴后进入上密院并考取密宗格西学位。1987年后担任第99任甘丹赤巴。仁波切足下弟子遍及各地。仁波切于1995年冬季示寂。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代甘丹赤巴

第一百任甘丹赤巴:洛桑尼瑪(任期:1994-2002)(西元1929年~2008年)

西元1929年,出生於西藏康區。12歲時進入家鄉的寺廟,受得沙彌戒。17歲的時候,進入了洛色林僧團修學。西元1959年,跟隨著大老闆來到了印度。後來獲得了第一等的拉然巴格西學位,也前往下密院學習密法。
  西元1974年,被大老闆法王指派為下密院的住持。兩年後又被大老闆法王指派擔任尊勝寺的住持(法王個人的寺廟)。西元1983年,榮陞至蔣孜曲傑的法座。西元1994年,登上了宗喀巴的法座,成為第100任的甘丹赤巴法王。西元2008年,第100任甘丹赤巴洛桑尼瑪仁波切於9月14日圓寂,享年80歲。

仁波切的小故事
在西元2002年,法王大老闆遭受嚴重的食物中毒的時候,第100任甘丹赤巴洛桑尼瑪仁波切非常哀痛地跪在法王床前,哭著祈求法王長久住世,口中就自然地說出了他從內心深處自然流露的話語,「請以您的長久住世,及以您的三種無上殊勝行持,賜予雪域無助的眾生四種殊勝(佛法、財富、滿願、和涅槃),直至輪迴結束的那時。」這段話,法王曾在許多場合中反覆的提到,這是段真正的長壽祈請文,也是促使法王當時能夠迅速恢復的原因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零一代甘丹赤巴,也就是现任甘丹赤巴

现任甘丹赤巴是第101任甘丹赤巴龙日南杰法王。(任期:2002-?)法王现居于法国巴黎。

龍日南傑仁波切 1927 年出生於西藏達瓦,八歲於大樂寺出家,1949 年進入甘丹寺夏則諾林學院,研修釋量論、現觀莊嚴論等大論及獲得許多珍貴的傳承教授,1959 年逃亡到印度,1969 年以第一名的成績從印度鹿野苑西藏大學畢業,1970 年獲得藏密顯學最高之拉然巴格西學位,1983 年及 1992 年,分別被達賴喇嘛尊者指派為上密院及甘丹寺夏則諾林學院的住持,1995 年登上代表宗喀巴大師心子--克主傑法座,2002 年 12 月登上代表宗喀巴大師的甘丹赤巴法座,成為藏傳格魯派第 101 任法王。並不辭勞苦,於世界各地辛勤奔波,弘揚藏傳佛法。

希望各位同修有各位甘丹赤巴照片和其他讯息的,请跟帖,以令格鲁弟子景仰学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09-6-13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四任甘丹赤巴法王嘉绒罗桑伦珠,是第十一世DL法王的老师。






可能是此甘丹赤巴的这世,也可能是他的转世,反正他曾示现神通。当时他准备要在某地方建寺,可是不够人手扛大木头,他便命民工不必扛木头,只需要跟着他走,但不准回头看。民工走了半天,忍不住回了头,那刹那却见木头在凌空飞行跟在身后,但一看了,木头马上就跌下地了,赤巴叹说既然因缘在此,只好就在民工回头之地建寺,即现今之蒙古寺(寺名只是发音‘蒙古’如此,与蒙古地区完全无关)。这故事,是不是有点希腊感觉呢?



左边为其第4世转世,右边为第5世现在的:



现在的第5世刚到寺院还没出家的时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教,谁知道林仁波切的确切任期?

求教,谁知道林仁波切的确切任期?
第九十七代甘丹赤巴是嘉杰三尊之一的林仁波切(任期:1964-1983),但这个任期是我根据前后两代的任期推算出来的,不是资料上介绍的,而且任期颇长,未知准确与否,请知情者指教,不胜感激。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某同修mail过来提供的珍贵资料,一并放上供大家参考。




第一百零二代甘丹赤巴,即现任甘丹赤巴(任期:2009~)第102任甘丹赤巴,也就是现任甘丹赤巴:图丹尼玛隆多丹增诺布仁波切(日宗仁波切)(任期:2009~)1928年,日宗仁波切诞生于印度拉达克。襁褓时期,即由尊贵的第十三世DL喇嘛图丹嘉措认证为日宗祖古,并举行座床大典。仁波切4-18岁期间于拉达克的日宗寺学习佛法,1947年,满18岁的仁波切由拉达克跋涉至西藏,依止第94任甘丹赤巴座主,并在其座下受比丘戒。于三大寺长期学习的仁波切,最后获得大乘佛学教育的最高等格西学位「拉然巴」。仁波切后来成为哲蚌寺洛色林僧院及下密院方丈多年,并持续应各国学生、弟子之邀至海外弘法。在紧凑的行程外,仁波切仍精进禅修进行多次闭关,包括一次在拉达克僻处圆满的三年密续闭关。日宗仁波切乃最受大众景仰之藏传佛教上师之一,依藏传佛教格鲁派传统,「蒋哲曲杰」和「夏巴曲杰」二法座的持有者,将轮替登上格鲁派教主「甘丹赤巴」法座,而尊贵的日宗仁波切乃下任甘丹赤巴座主第一顺位人选。(已于2009年12月2日正式升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09-6-14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历代甘丹赤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1-18 14:26 , Processed in 0.08041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