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89|回复: 27

问一下藏传有这个说法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7 1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比如说上师吃剩的东西弟子吃了可以得到加持?
之所以感到疑惑是有部佛经说不能食用残食,即使是世尊所遗,当然不知道无上瑜伽部是否有另外的说法,藏传传统上是这样的说法么?
发表于 2018-12-7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这个情况
发表于 2018-12-7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做到视师如佛就有加持
做不到 就没什么加持 也没必要去吃
发表于 2018-12-9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以前在瑜伽不就是这样,吃纯粹奉献者的玛哈就能得到加持(就是人家故意咬一口再把食物给你们分着吃,现在想起真的一脸黑线,嘴巴忍不住裂开。
发表于 2018-12-9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文达 发表于 2018-12-9 19:42
记得以前在瑜伽不就是这样,吃纯粹奉献者的玛哈就能得到加持(就是人家故意咬一口再把食物给你们分着吃,现 ...

师兄吃过瑜伽士食物吗,故意咬一口再给你那种?
发表于 2018-12-9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文达 发表于 2018-12-9 19:42
记得以前在瑜伽不就是这样,吃纯粹奉献者的玛哈就能得到加持(就是人家故意咬一口再把食物给你们分着吃,现 ...

一脸黑线这里是什么意思,无奈还是震惊?偶不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12-10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12-9 21:39
一脸黑线这里是什么意思,无奈还是震惊?偶不懂

杠精……
发表于 2018-12-10 08: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依南传经典编写的佛传里好像提到过,但好像主要是针对无戒受养的情况。
发表于 2018-12-10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偶落伍了,估计没有到西藏朝圣原因。又查了杠精,发现自己其实不是,是少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味地黄丸 于 2018-12-10 10:14 编辑

三业清净有二种护。何等为二。一外护二内护。
言外护者。不得食我世尊残食。不得食一切贤圣残食。不得食一切鬼神残食。不得食师僧父母残食。
不得食一切众人残食。又不得食国王官人残食。不共众人传器而食。亦不得食毗那夜迦鬼魔之食。毗那夜迦食者。若面裹物…煮烧熟。欢喜团等。皆不得食。
若食此食。于三昧力不得成就。
若一切人畜生产处不得往到。亦不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0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不是有没有信心的事,视师如佛,但佛在经里说了不得吃世尊的残食啊,末学没看过说有大德上师关于此问题的开示,也不知道无上瑜伽上有没有另外的说法,所以才来请教啊
发表于 2018-12-10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味地黄丸 发表于 2018-12-10 10:17
这个不是有没有信心的事,视师如佛,但佛在经里说了不得吃世尊的残食啊,末学没看过说有大德上师关于此问题 ...

这是哪部佛经啊?有没有前后文?而非片段征引
发表于 2018-12-10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佛说陀罗尼集经

百度来的有十楼内容
发表于 2018-12-10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末法时代,有一群D丝整天就在无上瑜伽门内研究整这些玩意儿了
发表于 2018-12-10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思议录-大德耶喜亚迫》:
  救活全家
当贝德上师火竹香根呼图克圚初来驻锡康定时,五明学院筹备处以此师为康南第一大活佛,特备盛宴请所有大德作陪,以表敬意。宴设于康定安却寺弥勒殿上,此处偏于殿之南隅,梯曲折而上,偏僻幽静,无多人知。是日也,赴宴大德有恩师昂旺朗嘉、格聪活佛、日库活佛、格西洛桑仁清、堪布古学称勒等,主座则为火竹香根活佛也。在家居士有代主席张为炯、格桑悦喜、黄隼高、刘衡如、涂仲善,余亦在座作陪也。刚请诸大德入座,诸德互让,咸推火竹香根活佛就首座,香根活佛正谦让,尙未就座时,大德耶喜亚迫,突然来到,口中边说:诸
位劳累!诸位劳累!不作谦让,竟居首座。诸德只好顺次就座。宴开矣,佳肴盛馔,逐次而进,大德耶喜亚迫毫不客气,大食大嚼,每食从其口中吐出少许食物于其面前茶碗内,约过四色佳肴矣。耶喜亚迫突以目视余而言曰:「汝非食此不可。」言罢当以其茶碗中所吐之食,移置余前促余食之。格桑悦喜为凑趣而言曰:「好极!看君能否食此下咽也?」如上所述,此时余已对师生信,即席请示:云何有此举?主何吉凶?须食此吐食耶?师厉声答曰:「凶事、凶事!」 余曰:「既然如是,余食此吐物,祈师加持,逢凶化吉也。」言罢余举起茶碗,将其吐食倾入口中,不余一滴,而尽食之矣。满座哄然大笑!耶喜亚迫见余食已,起身便去矣。
翌晨,余见锅庄主人,及诸藏商,均盛装而出,问其何以?答曰:「君速去观此一年一度之赛马会,甚为难得者也。」 余子甫六龄,闻此雀跃不已,极欲往观。于是余率妻小,直至南郊,赛马场在南郊大较场南头之空旷地。是日也,天朗气清,至马场,见场头已集健马数十匹,衔勒束尾,奋鬣蹬蹄,跃跃欲奔,骑者立侧,虽力扣其衔口,仍难制其烈性。盖赛前尽挑烈马,钉特重新蹄铁,以防蹄滑,并灌以浓茶,使其性愈烈如醉,以利狂奔,飞驰难阻也。场东之中,设大帐幕,为省主席刘观览休憩之处,场之南北,空其场为跑马道,场之东西两旁,为市民参观处,全城空巷而来,斯时东西两旁之观众,已如堵墙焉。以此余率妻子遍觅不得一不遮视线之处。俄而忽见跑场南头空无一人,即率妻子至其处,心思此处为赛马终点,马跑至此,骑者将勒停其马,无险可言也。
伫立而观之,见北头马匹,全出列队,两旁观众,更形紧张,盖将开赛矣。
余方喜此处全场在目,甚惬意时,一声炮响,十数骑飞奔而来,见头骑是一白马向我飞腾而来,余方拟领家小趋左旁以避之,然已无及矣。瞬间白马铁蹄已跃过我顶,余急从马肚下一箭步跃出,立脚甫定,回观妻小僵卧道上,追来十数骑,马蹄皆从彼母子践过。余不忍睹彼母子死于铁蹄下之惨状,以袖掩面泪如泉涌!全场大哗,惊呼马踏死人矣!余思此刻必须拖彼母子尸于道旁,否则将成肉酱矣。拖母子手起,察能动知未死,但如醉如痴,不作言语。孩子口角微有血出,前来救护观众,急命余以手堵小儿肛门,言内脏踏坏血从口出,若从肛门放气,则无救矣。余细视为倒下时,牙缝间震出少许血水,无他患也。余妻但以手掩面,呼痛煞人也!余命其开双手,容我一观伤势,不允,言烂如泥矣。 余力拖开其手而细观之,除有少许尘土外,毫无伤痕。不欲在此招人围观,立雇人背孩入医院,仔细检查,彼母子内外各部,完好无恙,惟神情不振。医生云:「受惊过甚!」
命回家暂睡。睡约一句钟,孩子呼喝开水,余妻亦面色复原矣。亲友等详问情况,余妻言:「初有一马冲来,母子被冲倒地,其铁蹄即从面部踏下,只觉痛彻心腑。耳中只闻答答蹄声,眼但见马肚白毛骖骖飞腾而过,继此昏昏如醉一无所知矣。」问孩子,孩子言:「眞骇人也!马将我冲倒,我见很多马蹄铁, 从我脸上翻过。」斯时也,有昨日同在弥勒殿上席间之友人曰:「君忘之乎?耶喜亚迫所言之『凶事凶事』,非此而何?君食其吐哺,全家大小在众多烈马狂奔之铁蹄下,如演魔术,竟能丝毫无恙!若非彼之加持,岂能如是者乎?」同时前来慰问之汉康友人亦云:「当将开赛时,马场东边山麓坡上,耶喜亚迫突出现坐于坡间,但闻其喃喃声,作何法事不得而知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21 16:39 , Processed in 0.091259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