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62|回复: 9

《康萨仁波切与能海法师的师徒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3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康萨仁波切与能海法师的师徒往事——兼论民国时期汉藏佛教文化交流

2017年10月13日 11:21 来源:《西藏研究》 作者:邱熠华

  TheStory of Khang Gsar Rin Po Che and Neng Hai Lama,Viewon the Buddhist Cultural Communication between Han and Tibetan during theRepublic of China
  作 者:邱熠华
  作者简介:邱熠华(1980-),女,纳西族,云南丽江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所助理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近代藏族历史研究。北京100101
  原发信息:《西藏研究》(拉萨)2016年第20166期
  内容提要:民国时期的汉藏佛教文化交流,增进了汉藏民族团结的民意基础,对中国近现代史产生了重要影响。能海法师作为中国现代佛教界著名人物,为藏传佛教在内地传播作出了卓越贡献。民国时期他与拉萨哲蚌寺高僧康萨仁波切的师徒往事,可谓汉藏佛教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能海上师传》《康萨喇嘛传》及《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等汉藏文献史料记载了能海法师两次入藏,师从康萨仁波切学法的史事。
  TheBuddhist cultural communication between Han and Tibetan during the Republic ofChina,which strengthened the foundation of public opinion on the ethnic unityand Han-Tibetan harmony,has an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 modern history ofChina.As a famous Buddhist in modern China,Neng Hai Lama has made outstandingcontribution to the spread of the Tibetan Buddhism in Inland China.From 1928 to1932,and 1940-1941,Neng Hai Lama had stayed in Tibet and studied with Khanggsar rin po che,who was an eminent monk in dre pung monastery.This storybetween the Tibetan Lama and Han Lama became a much told story.This paper usesthe Chinese biography of Neng Hai Lama and the Tibetan biography of Khang gsarrin po che,and the archives of the office in Lhasa of Committee of the Mongoliaand Tibetan,narrates the story of Neng Hai Lama and Khang gsar rin po che,anddiscusses the progress,features,meanings of Han Buddhists who went to Tibet andstudied Tibetan Buddhism during the Republic of China.
  关 键 词:能海法师/康萨仁波切/民国时期/汉藏文化交流  Khanggsar rin po che/Neng Hai Lama/the Republic of China/the Buddhist culturalcommunication between Han and Tibetan.

 楼主| 发表于 2018-7-23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3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时期,西藏地方与中央之间的政治关系稍形疏离,而西藏与内地之间的佛教文化交流却很频繁,既有九世班禅(1883-1937年)、诺那呼图克图(1865-1936年)、多杰觉拔格西(1874-?年)、喜饶嘉措(1884-1968年)等藏地高僧在内地弘法;又有法尊法师(1902-1980年)、能海法师(1887-1967年)①、欧阳无畏(欧阳鸷、君庇亟美,1914-1991年)、邢肃芝(碧松法师、洛桑珍珠,1916-)等汉僧游学西藏;而且,这一时期内地还兴建了诸多与藏传佛教相关的机构,如重庆汉藏教理院、上海菩提学会、北京佛教藏文学院等。可以说,在当时复杂的政治局势下,汉藏佛教文化交流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近年来,与此相关的研究论著发表较多②,如《民初游学西藏的汉僧及其贡献》[1]等论文以当事人的回忆录等汉文资料为基础,围绕汉僧游学西藏这一主题展开。本文参考已有的研究成果,并利用藏文《康萨喇嘛传》③、汉文《能海上师传》《吴忠信入藏日记》《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等史料、档案,记述能海法师两次入藏依止拉萨哲蚌寺高僧康萨仁波切学法,以及1941年四川各界人士邀请康萨仁波切赴内地弘法等史事,探讨民国时期汉藏佛教文化交流的特点及其意义。
 一、能海法师首次入藏途程及康区学法
  民国初年,以太虚法师(1890-1947年)为代表的内地汉传佛教徒及居士,为推动汉传佛教僧伽制度改革,改良佛教的生存与发展现状,开始向日本、西藏地方的佛教传统学习。太虚法师的弟子大勇法师④即于1921和1922年两次东渡日本专修密法。但大勇法师在比较分析了东密的历史本源与藏密的脉络体系后认为,藏密在教派传承与经典保存上较东密更为严整,决定赴藏学法,组织“留藏学法团”[2]。
  能海法师与大勇法师有相似的经历。青年时投军报国,毕业于陆军学校,曾在四川、云南等地任军职。1915年东渡日本半年,考察政治、实业,以图救国富民。回国后,在北京大学聆听张克诚(1865-1922年)先生讲授哲学、佛经,深为折服。因救国之志未遂,萌生出家之念,1924年在重庆天宝寺礼佛源法师为剃度师,出家为僧,法名能海。不久后,能海法师在北京雍和宫阅览藏经目录后,了解到密乘经论甚多,遂发学密之心。初拟再赴日本学习密法,继而从报上读到大勇法师由日本归国,为探求藏密之奥,拟赴藏学法的报道,能海遂亦决心赴藏学法。
  1926年正月,能海由雅安起程,经大相岭,到达康定(打箭炉)跑马山⑤,依止降巴格格⑥,取藏名云登嘉措(                               )。因地方官不准其久留,月余即起程。3月抵达理塘,值巴塘西南盐井地方民众抗税路阻,能海依止理塘杂哇格西学习因明等。1926年10月,大勇法师率领北京佛教藏文学院学生,组成“留藏学法团”南下入藏,抵达康定。能海听到剃度师佛源法师圆寂,拟返重庆,为大勇法师劝阻。能海又与大勇法师等依止降巴格格学藏文,以及《比丘戒》《菩萨戒》《菩提道次第论》《俱舍论》等,并经灌顶,受度母等密法。同年秋,大勇、大刚、能海、法尊、永光、观空等17人,重组“留藏学法团”,共发誓愿:“赴藏求法乃吾侪之志愿,境愈困难,志愈坚定,纵令碎骨粉身,尚期来生满愿,何况其他乎!”[3]17
  1927年,能海与永光到达理塘那摩寺。在这里,能海遇到了一位促使他下决心速往拉萨学经的关键人物——降阳清丕仁波切。这是一位以“精进第一”著称的老格西,曾用十余年时间从拉萨磕长头到达五台山。在五台山驻留多年,返回康区后,他已高龄,不久圆寂于理塘那摩寺。在那摩寺期间,能海依止降阳清丕仁波切学习《六加行》《朵马仪轨》等。降阳清丕仁波切还劝告能海,拉萨的佛法极为殊胜,若能海前往拉萨学经,“于汉地宏布法流必能起大作用”。他还特意致函拉萨哲蚌寺的康萨仁波切,为能海引荐。能海遂决定赴拉萨学法。同年冬,能海为筹备资粮返回成都,翌年春,前往重庆等地讲经,四五月再次回到康定。此时,降阳清丕仁波切已圆寂,留赠能海法语及法物[3]17-18。
  1928年6月20日,能海法师与永光、永轮、永严四人起程赴藏。康藏边界一带有藏军把守,严阻汉族人通过,只能绕过官守之处或趁半夜早起而行。途上山高路险,气候恶劣,“昼热夜冷,若更转寒,势必下雪……雪积七八寸,一片茫茫,不辨道路与沟壑,沟中布满荆刺,因靴前后底早穿,仅留中间片段,雪地践行,荆刺入足心,冻僵无感觉,午后转暖,方知有刺”,“河水结冰,须赤足涉冰而渡,虽牛马亦畏寒不敢行……因赤足行久,脚底皮增厚,趾长肉甲,衣成膏油,虱满全身”[3]18,历经艰辛,终于当年9月27日抵达拉萨。
二、能海法师与康萨仁波切首结师徒缘(1928-1932年)
  到拉萨后,能海先赴大昭寺朝佛,后入住哲蚌寺洛赛林扎仓(  )之甲绒康村(  )。这是汉僧在西藏学法的常住之处。能海先随一位格西学法,但他对能海“多所求索,并限制求法”。随后,能海转入郭芒扎仓(  )哈尔东康村(  )之瓦秀弥村(  )⑦,这正是康萨仁波切的常驻地。
  (一)康萨仁波切生平略述
  康萨仁波切全名阿旺土登曲吉旺秋(  ),法名曲增贝桑布(  )[4]13,是民国时期著名的格鲁派高僧,曾“被奉为‘西藏之月轮’,或‘大皈依处’”⑧[3]47。据《康萨喇嘛传》记载,藏历第十五饶迥土鼠年(1888年),他出生于拉萨的居囊(  )家族。幼年时,被认定为哲蚌寺郭芒堪布洛桑南杰(  )的转世。7岁时,被迎入哲蚌寺,进入郭芒扎仓,学习五部大论等经典。于木龙年(1904年)拉萨祈愿大法会获得格西学位。因常驻瓦秀康萨(  ),故得名康萨仁波切⑨。之后,入下密院学习大密金刚乘一切法要[4]11-24。
发表于 2018-7-23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发表于 2018-7-26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康萨仁波切
   顶礼能海上师
发表于 2018-7-26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康萨仁波切!
   顶礼能海上师!
发表于 2018-7-26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康萨仁波切!
顶礼能海上师!
发表于 2018-7-26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广学多闻悉圆满,无量智慧般若海渊博, 谁由智慧灭除生死苦,贤善大悲不住涅槃乐。 由名称光照破众生暗,圣尊师徒足下恭敬礼。
发表于 2018-8-17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康萨仁波切!
   顶礼能海上师!
发表于 2018-8-21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頂禮仁波切
頂禮海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17 03:58 , Processed in 0.092908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