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81|回复: 23

请问发现恐龙、原始人等是否与佛教的轮回观相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1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学者2 于 2018-6-6 14:48 编辑

请问发现恐龙、原始人等是否与佛教的轮回观、世界观相违?又如何用佛教的理论来解释以前有恐龙、原始人?谢谢!
发表于 2018-6-6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6-6 15:09 编辑

您认为呢?发现外星人和过去人类文明和已经消失过去曾经文明?比如唐僧过雪山时发现雪峰上入定老僧,謦引出定,说过去时空入定等佛陀出随佛学佛,唐僧说错过了,他说等未来佛,唐僧终叫他随他学,叫他到唐朝皇帝家出家,他取经回归后找他,结果,回国后皇帝家没有,在一个大臣家蔚迟恭家找出,找完了不想出家,用3车女人,酒水和经书后,才肯出家,这人就是窥基大师。佛陀前还有迦叶佛空间,已经消失文明,先别问恐龙的事,这个您先考证。然后,迦叶佛前有5个,然后在看看恐龙在那个佛和佛世界之间时间空间节点上,这样很有趣。据说,这次文明距离上次文明就8千万年。如此然后就知道您自己问题有些好玩了。
发表于 2018-6-6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6-6 14:51
您认为呢?发现外星人和过去人类文明和已经消失过去曾经文明?比如唐僧过雪山时发现雪峰上入定老僧,謦引出 ...

这样的猛料,三藏法师居然在他的大唐西域记里不记录,此人城府真是深不可测。
发表于 2018-6-6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6-6 22:05 编辑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8-6-6 21:54
这样的猛料,三藏法师居然在他的大唐西域记里不记录,此人城府真是深不可测。

这个您自己查一下哦,这个故事汉地是一个公案也。师兄没有那里看到,可以复习其他资料再说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6-7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宗万 于 2018-6-7 09:48 编辑

唐僧过雪山时发现雪峰上入定老僧。这个应该是假的,在大唐西域记中根本没有这个记载。
但是在大唐西域记中却记载了一个与这个很像的传说,并不是大师亲身经历。
大意如下:在乌铩国的一个塔,大师问当地人这塔的来源,当地人讲了一个传说:N年前,乌铩国国王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入定的老僧或罗汉吧,想办法让他出定,老僧出定后问现在什么时候,释迦牟尼佛是否出世,国王说佛早已涅盘,于是老僧腾空自已用火自燃示寂。于是国王就在此处建了一个塔。
末学认为,所谓的公案出处就是这则玄奘法师所记载的传说,后人加了些料就成了公案了。


发表于 2018-6-7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宗万 发表于 2018-6-7 09:41
唐僧过雪山时发现雪峰上入定老僧。这个应该是假的,在大唐西域记中根本没有这个记载。
但是在大唐西域记中 ...

嗯,末学没有考证,仅仅取公共案例吧。如同五台山传奇故事猪菩萨度众一样,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表达一样。末学认得是背后运存的道理,不在形式,不想分别“真伪”吧。真实是五台山和其他地方相近传说,或许,确实有发生过,但表达不同
发表于 2018-6-7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宗万 发表于 2018-6-7 09:41
唐僧过雪山时发现雪峰上入定老僧。这个应该是假的,在大唐西域记中根本没有这个记载。
但是在大唐西域记中 ...

就像另外一个例子:有个人名叫洛卓,他对文殊师利菩萨有极大的虔敬心。有一天夜晚,他在书上望到一段令他惊喜的文字,文中提到文殊师利菩萨曾经三度誓愿,对于任何造访五台山的人,他都会亲现其身。对洛卓而言,这是最美妙、最动人的发现了。他兴奋异常,好不容易熬过了无法合眼的一夜,连早饭都没吃,就跑去上师家里,请求上师的允许与加持,让他前往五台山。起初洛卓的上师极力劝说他,这样一趟充满了危险及困难的旅途,完全没有必要;但洛卓坚持要去。他一再地恳请上师让他成行,上师终于放弃努力,同意了他。(Mount panchashisha ,五台山。相传为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

在那个年代,旅行是相当艰难的。但是洛卓不畏惧任何可能遭遇的危险,打包了几个月份量的食物和药品,放到驴子背上,跟上师、家人与朋友道别后,便踏上了横越西藏高原的旅途。

一路上崎岖难行。洛卓渡过了好几条湍急险峻的河流,走过了好几个炙热干燥、只有毒蛇和野兽相伴的荒漠。经过几个月的旅程,洛卓终于安全抵达了五台山。他随即开始寻找文殊师利。他一再地到处寻觅,但是却连一个稍微貌似文殊师利菩萨的人都找不到。一天夜里,他倚著寺庙前冰冷的铁制台阶上休息,很快地就睡着了。

后来他回想起来,依稀记得走进了一家很热闹的酒馆,有许多当地人在里面喝酒喧闹、谈天说笑。由于天色已晚,洛卓也累了,于是他想要个房间住。但是坐在走廊尽头,小桌子后面肥胖的老板娘告诉他,客栈已经住满了,除非他愿意睡在廊边的角落。他满怀感激地接受了,安顿下来,从行囊里拿出一本书来念,准备入睡。

过了一会儿,一群喧闹的少年从酒吧冲进走廊,开始捉弄这位胖老板娘。洛卓想办法不去注意他们,但为首的少年却看见了他。他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端详著洛卓。



「你来这儿干什么?」他问道。

洛卓不知如何回答,情急之下,天真地把文殊师利菩萨的誓愿说了出来。这位少年听完,大笑不已。


「你们这些西藏人怎么都这么迷信!为什么呢?」他大叫:「你还真的相信从书本里读到的东西!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从来也没听过任何一个叫做文殊师利的人!」少年难以置信地摇摇头,转身走回那群伙伴,一边回头说:「冬天快到了,你最好赶快回家,免得冻死在这里!」

于是这群人摇摇晃晃地又回到酒吧喝酒去了,老板娘跟洛卓互相使了个眼色,松了一口气。

过了几天,洛卓再度上山寻觅,还是无功而返,在路上又接见这位少年。

「你还没走啊!」他叫道。

「好吧!我放弃了!」洛卓答道,露出一丝苍白的微笑。「你是对的,我太迷信了!」

「你终于受够了吧!是不是?」少年得意地叫道:「终于肯回家了吧?」

「我想我就去蒙古朝圣,」洛卓说,「反正就顺道回家,也不会让这次的旅途是完全浪费时间。」

洛卓看起来很伤心,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双肩无力地向下垂。这位中国少年的心被洛卓的模样软化了。

「我跟你说,」他变得不像先前那么气势凌人了。「你的盘缠不多了,食物也所剩无几,你需要有人帮忙才行。这样好了,我有个朋友在蒙古,我写封信给他,你把信送去,我相信他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你的。」

第二天,洛卓再度把他所有的东西打包到那头老驴子的背上,他心灰气馁地看了这文殊之山最后一眼,绝望中期望著文殊师利终能现身与他告别,可是甚么也没有。在他面前匆忙来去的人群里,除了那位带来信件的中国少年之外,甚么也没出现。洛卓向他道谢,把信塞在犛牛皮大衣里,就往蒙古去了。



走了几个月后,洛卓来到了少年据说的地方。他把信函拿在手上,逢人就打听收信人住在哪里。不知怎么回事,问到的人看了都大笑,让洛卓非常困惑。最后洛卓遇到一位老太婆,她忍住不笑,问洛卓她是否可以打开信函,读读内容。洛卓把信交给她,自己却不去看信。她仔细地读过之后,问道:「这封信是谁写的?」

洛卓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老太婆摇摇头叹口气说:「这些年轻小伙子!总是欺负像你这样无助的朝圣者!不过我倒是知道有只畜牲,它就叫做这信上收件者的名字。如果你真的要把信送到,去村子边的垃圾堆上,就可以找到这只猪。它很胖,你绝对不会找不到的。」

虽然洛卓听了一头雾水,但是他想,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去瞧瞧那只猪吧!不久,他找到了一个如山一般高的垃圾堆,顶上坐著一只长满毛的大肥猪。洛卓打开信函,很尴尬地把它拿到那只猪细小而明亮的眼睛前面;让他惊讶地是,那只猪竟然似乎真的读起信来!猪念完了信,开始无法控制地哭泣起来,然后倒下来,死了。洛卓突然生起强烈的好奇心,想知道是什么内容会对这畜牲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于是他终于读了这封信。信上写著:


法圣菩萨:
  你在蒙古利益众生的任务已经圆满。请速回五台山。
                                           文殊师利亲笔

洛卓既惊又喜,他重拾信心,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五台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次我再见到文殊师利,我一定要紧紧抓住他,不让他离开!」

他回到先前下榻的酒馆,找到老板娘。洛卓问她是否看到那位少年。

「那群少年总是来来去去的,谁晓得现在又到哪儿去了!」



洛卓听了,心一沉。

「你看起来很累了,」老板娘的语气变得温柔一些,「倒不如去睡个觉,明天再去找那些年轻人吧!」她把上次的那个角落又给了洛卓,他很快地就睡着了。当洛卓从台阶上摔下而醒来时,他才发现自己还在寺庙前,整个人都几乎冻僵了。四下无人,没有老板娘、没有酒馆、也没有小镇。他置身五台山,这个据称是文殊师利菩萨驻锡的外境,然而,洛卓的福德使他与文殊师利菩萨有关的一切体验,都发生在一场梦里。我一直希望洛卓终能理解,文殊师利菩萨的悲心是如此地广大而遍在,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迎请他现身,即便就在自己的家乡也行。从这个观点来看,虽然洛卓的五台山之旅是没有必要的,但绝对不是浪费时间。因为假若他不去朝圣,也许就经验不到这个内在的旅程,也许也就不会有任何的了悟。

听闻了德松(Ddshung)仁波切说过这个故事之后,我造访五台山数次,结果都比洛卓还不成功。我不仅完全无法迎请文殊师利菩萨现前,甚至连个梦都没有。唯一发生的,是我对大部分寺庙的售票机制与售票僧人感到厌烦,尤其是看到许多神圣的殿堂被简化为历史纪念建筑,令我极为失望。

然而,过了一下子,我的智识心开始怀疑,那些只在乎门票销售量、傲慢又贪得无厌的僧人当中,是否有一位正是文殊师利菩萨本人?谁知道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6-7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多识仁波切微博故事,西藏版本的
发表于 2018-6-7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宗万 发表于 2018-6-7 09:41
唐僧过雪山时发现雪峰上入定老僧。这个应该是假的,在大唐西域记中根本没有这个记载。
但是在大唐西域记中 ...

宋朝太平兴国年间,有一位法名辨聪的僧人,游方到五台山,时值仲夏,便于清凉寺随僧众结夏安居。当时僧众中有一位老比丘,举止疯疯颠颠,大众都瞧不起他,唯独辨聪对他承事恭敬。

结夏安居圆满后,辨聪即将继续云游。当他向老比丘辞别时,老比丘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嘱咐他说:“到开封城北,找到叫薄荷的,把信投给他!”。

辨聪拜别五台山,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老比丘没交代地址,心里嘀咕:“地址不详,从何找起?信里头不知写了什么要紧的事?”又不好绕回五台山,就拆开信来看,信上写着:“你在世间游化日久,那些众生容易调伏吗?若已调伏,度生的事就完成了,可速返回,待太久,恐被强缘打失,流入世间的业报,至祷,至祷!” 辨聪看完大惊,赶忙把信再封起来。

有一天,辨聪经过开封广济河畔,远远听到有一群小孩在呼唤:“薄荷!薄荷!”辨聪过去问:“谁是薄荷?他人在那里?”小孩指着一间赵姓人家的猪栏,说:“猪栏内脖子上带个铜铃,金色鬃毛的大猪,就叫薄荷。”

辨聪前去赵姓养猪人家,便问主人:“这条猪为什么叫薄荷?”

主人说:“这条猪很特别,很爱干净,只吃薄荷,所以村里的小孩都叫他薄荷。平常有屠户来捉猪时,其它的猪只都怕得四处奔跑逃逸,如果猪只牵到薄荷的身边,都会安静下来,也不乱跑哀嚎,任由屠户宰杀。因此以后屠户都会牵薄荷到等着宰杀猪只的身边,绕上一圈,省了以往宰杀猪只时的惨烈的挣扎与哀嚎。所以一家人很爱惜他,多年来都舍不得杀。”

辨聪听完之后,就叫了一声:“薄荷!有信给你!”大猪闻声前脚跃起来站着,辨聪将信投过去,猪一口吞下,保持像人站的姿势,随即就迁化往生了。

这个故事出自印光大师修订的《清凉山志》,薄荷猪原来是为了度化众生,乘大悲愿力,倒驾慈航的“潜伏”菩萨。菩萨们“应以猪身得度者,即现猪身而为说法”,以启发众生心中的如意宝珠藏。

由此可知:那些把我们“劝进佛门、逼近佛门、打进佛门、哄进佛门、骗进佛门、拉近佛门、买进佛门、卖进佛门……”的人,那些为我们提供“布施机会、修行机会、消业机会、念佛机会、诵经机会……”的人,都可能是“潜伏”在我们生命历程中的菩萨和大善知识,只是肉眼凡胎的我们“问君何所在,对面不相识”而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6-7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6-7 23:08 编辑

这是汉地印光长老的故事,有清凉山志的。您考一下是那个真那个假,那个编的?那个在加料?
发表于 2018-6-7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6-7 23:08 编辑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6-7 23:02
这是汉地印光长老的故事,有清凉山志的。您考一下是那个真那个假,那个编的?

或许,是文殊菩萨到汉地和蒙古按同一个类似剧本演戏呢?这个您有本事鉴别出,才有意义吧。估计您知道“真假”后必不吱声了。所以,要考证,但考证决定不是佛教应化的评价的唯一表征。
发表于 2018-6-7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6-7 23:06
或许,是文殊菩萨到汉地和蒙古按同一个类似剧本演戏呢?这个您有本事鉴别出,才有意义吧。估计您知道“真 ...

写到这里,突然一个念头,或许文殊师利菩萨或宗师什么时候也到过论坛也可能,轻轻地来,悄悄地走开。MyGod!兴许吧,一切皆有可能。
发表于 2018-6-8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6-8 08:51 编辑

瞧:您的一个问题应发一系列故事。如果您确实是佛弟子,精进学习向文殊师利菩萨祷求,相信文殊菩萨的智慧,能给予吾等展示和启发。终给我们安心无凝障。不要说恐龙故事,原始人有无,现代和佛经是否相悖,传说和“事实”是否矛盾。考证不考证,一切可以相容自在。
发表于 2018-6-8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6-8 08:49
瞧:您的一个问题应发一系列故事。如果您确实是佛弟子,精进学习向文殊师利菩萨祷求,相信文殊菩萨的智慧, ...

严格地说,我们并不需要寻求外在的圣地或圣人;如同佛陀亲自所应允的:「任何人忆念我,我就在他面前」。当我们对佛陀与他的教法生起忆念心或虔敬心的那一刹那,他就会与我们同在一处,而该处也就会成为「神圣」之地。

然而,我们多数人的问题是,不论听过多少遍这种说法,我们「聪明」、悲观而且多疑的心根本就不相信,以致于我们一点都不像来自贡布的阿班(Ben of Kongpo)。阿班是属于那种稀有的人——一个具足丰裕福德以及绝对信心的圣者,他的纯真与清净的虔敬心,使他能毫不费力地消除了制约感知的局限。他从小就心仪在拉萨闻名的觉沃仁波切,一直听说他的各种故事;经过多年的渴望,阿班终于得以成行,从藏东康地远行到拉萨,前来亲见觉沃仁波切。(觉沃仁波切Jowo Rinpoche 是一尊释迦牟尼佛像,至今都被认为是西藏最神圣的佛像之一。)



阿班抵达供奉这尊佛像的寺庙那一天,正好四下无人,因此他得以直接走到觉沃仁波切的正前方;他凝视著佛像金色微笑的脸庞,心中即刻生起极大的好感。然后阿班注意到,这位好喇嘛四周有许多供品和酥油灯,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他思忖,也许这些食子和灯上熔化的酥油是喇嘛的食物,而且,礼貌上他应该跟喇嘛一起分享才对。于是,阿班就拿了一大块食子,沾了灯上的酥油,很高兴地吃下去。

接着,阿班想,他应该去绕佛。可是问题来了,他必须把鞋子脱掉,却不知道要放在哪里才安全。他心想:「这位好喇嘛应该可以帮我看著鞋子吧!」于是他脱下鞋子,放在觉沃仁波切的脚下,就前去绕佛了。一会儿工夫,看管寺庙的人回来了,他看到这双最旧、最脏、最不成体统的鞋子,竟然放在觉沃仁波切面前,惊吓不已。他二话不说,立刻上前想要把这双鞋子拿开,然而,出乎意料地,当他弯下腰拿起鞋子时,觉沃仁波切开口了,他说:「不要丢掉这双鞋子!这是贡布阿班要我帮他看著的!」



最后,阿班要离开时,回到这位好喇嘛面前,谢谢他帮忙看著鞋子,而且还邀请觉沃仁波切到他贡布的家乡造访。这尊佛像毫不犹豫地回应道:「我会去。」根据巴楚仁波切所说,觉沃仁波切翌年造访了阿班与他太太,而后消融至附近的一块巨石中。从此之后,这块石头一直被人们认定与拉萨的觉沃仁波切一样神圣。

像阿班这样心地单纯的故事很多,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由于这些人有著如此专一渴望的虔敬心,因而创造了圣地,甚至迎请了圣者亲身示现在他们自己的感知之中。
发表于 2018-6-8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6-8 09:24 编辑

这是多识仁波切微信故事前半部,也是一个传说公案,那个师兄也考证一下真伪依据,想想转这文章在这里将更完美,因为,不仅文殊菩萨可见,佛陀也可以。仅仅取决您的信心和心里是否纯洁。是否带一大堆杂念(包括学术上自己以为是的考证和考证标准选择)。绝对的信心是不落2边之见的。这和迷信和质疑无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6-16 06:49 , Processed in 0.082594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