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84|回复: 28

《能海上师的衣钵师,昭觉寺首座圣培法师德行实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7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能海上师的衣钵师,近慈寺石经寺知客,昭觉寺首座 ——圣培长老

恩师圆寂二十年
   —作者:圣培长老的侍者

密宗虹身成就略记
索达吉堪布  著
圣培法师(密宗虹身成就略记)
    圣培法师,为成都昭觉寺一老比丘,19岁出家,能海上师从西藏求法回成都时,就跟随海公上师学法,当过能海上师的衣钵师多年,老上师圆寂后,又随侍清定上师多年。精进修持《上师供》、《五字真言》、《大威德》等密法。1996年12月初十圆寂,世寿83岁,圆寂时,也有瑞相。在新都宝光寺火化时,全身发出金光,身体呈金黄色,很亮,在场的几百出家人、居士都同时看到,荼毗后不久,寂真师在他收藏的圣培法师的像片上也长出舍利子来。以上事迹由学院众多汉僧亲见。

恩师圆寂二十年
           ——作者:圣培长老的侍者
按语:本文为圣培长老侍者师所作,文中对其他大德的一些史实表述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但本文作为一篇缅怀圣培长老德行的文章,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对于我们景仰随学先德学修懿范,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恩师上圣下培师生前曾任能海上师的衣钵师,成都近慈寺、石经寺知客,昭觉寺首座,圆寂于1996年农历十一月初十,于今二十年。师自言是民国十一年生人,也就是1922年出生,世寿八十有四,虚岁八十六。
       恩师自言是四川荣县正子镇人,父亲开药铺,故而幼时家中宽裕。师初生时,于家中忽生异香,萦久不灭,乡邻闻之皆言师将来是个大贵人。师笑着对我说:"长大了没成大贵人,倒成了个烂和尚。"
师自幼体弱,故其父请延请武师教习武术强身。六岁时,某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天空一道炸雷,显出一奇异之形,威猛可怖,吓得一头扎进姐姐的怀里。后来出家至近慈寺受大威德灌顶,才知当时所见乃是大威德本尊。
      师少年至成都做学徒。
       抗战时,师参军至安徽前线,突发高烧,人软如泥。某夜日寇突袭,防线大溃,师在病室不知,排长是其同乡,急叫他快跑,师回曰:"浑身无力,实在跑不动。"排长说:"不跑就只有死,跑不动也得跑!"拉师高一脚矮一脚狂奔,受尽辛苦,直往武汉。一路被日寇追击、日机轰炸,难民生不如死。有带小孩的母亲被炸死了,孩子还嗷嗷饿哭着吮奶者,有肠穿腹裂嚎哭多日不死者,也有人躲在三墙围立之难被枪击的死角却偏偏有一炸弹从空落下者,种种凄惨,尽是人间地狱。师一边言说,一边感叹业力不可思议,一边黯然神伤。谁知到了武汉,城头已尽是太阳旗,只好继续往四川宜昌逃命。白天不敢走,夜晚趁黑蹚城下湖泊,皆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动静,稍有响动城上守军即枪弹如雨而下。有的妇女怕小孩啼哭,捂住小儿口鼻,因捂得太紧以致小儿窒息而亡,却也不敢微露悲声……。
       多亏了同乡仗义,师捱到了宜昌,领遣散费独自返乡。途中师觉得身后有人尾随,心知不妙,待彼靠近,一个撩阴腿扫出,却被来人躲过。来人大喝:"你还歹毒呢!"是个国军连长,劫走了师之遣散费。
       因为众人相传恩师的武艺了得,有言师每夜宿海公室外守卫,有言昭觉寺的高墙师纵身即上,有言驴拉的磨盘师加一指即不可稍转,种种传言有堪比武侠小说。有人说解放前成都青羊宫举行国术比赛,师曾获金牌,这倒颇有传奇。因为抗战时武术界各派高手云集蓉渝,能得金牌实为翘楚。我以此事问师,师言:"打人是犯戒的,出了家就不能好勇斗狠,青羊宫擂台我是不会去的,是当时一个得了金牌的彭武师,听说我的功夫不错前来切磋,约好五局,前三局都是我先拍到他的要害而取胜而已,并没什么了不起。"恩师对于擅武一事,并不愿多谈,也未显露过,但在陆总推轮椅陪师晒太阳,依师指点渐渐走到了天回镇,路面有一小坑我在椅后看不见,前轮一下歪进去把师给颠出轮椅,师就势一滚就站进起来,既未受伤也不慌张,确实比普通老人灵活矫捷。
       因为存了个武艺高强的概念,所以对师被抢劫觉得有失高强,便问道:"你打得赢青羊宫国术金牌高手,咋还被抢呢?"师言:"一山更比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嘛。"师失遣散费,只好在宜昌、万县谋差,因家传而粗通医术,谋了个服役体检医官。有些人家不愿子弟当兵,就送钱通关,师则出具身体不合格之体检报告。由此师手头宽裕,穿金戴银,生活优游,常入于茶肆酒楼。
       后至内江,某日看《四郎探母》,杨五郎最后在五台山剃度出家。武术界中,杨武郎是个英雄,有五郎八卦棍法传世,师也极景仰。因此,师结合自己之颠沛流离心想:"英雄若五郎,也只能遁迹空门,我也当入空门。"于是师叫上黄包车,到圣水寺,找到仁义法师请求出家。仁义法师瞄师一眼说:"你回去吧,佛门不是你来的地方!"师问为何?仁义法师道:"哪有穿金戴银的和尚?"
       师即抹下手上金戒指,脱下身上的绸衫供养。仁义师爷怜其心诚而剃之。
       出家后随仁义师爷出坡挖花生,师脚印深陷,师爷脚印浅浅,师问为何?师爷答云:"你刚出家,业障较深,所以身重!"
       后来师至成都石羊场近慈寺求得大戒,依近慈寺为常住,因身怀武艺且见识较宽而选为能海上师之侍者,随上师去过北京参加政协会议,作为海公侍者见过毛主席、朱德、十世班禅、赵朴初等,能海上师去五台山清凉桥,师则留任近慈寺知客。
       师言,毛主席进来接见政协代表,能海上师依古来出世法度,没有起身迎候。
       师在近慈寺能背诵比丘戒本,升加行堂,每夜大礼拜至零点方才休息,早上三点正常随堂功课。
       康定南无寺达吉喇嘛,少年时欲上拉萨求学,到近慈寺请能海上师帮助,人到近慈寺门口张望,被恩师看见。恩师一把拉住少年达吉:"我还以为是哪个,原来是江西格西!"引着少年达吉拜见海公。海公激励了他一番,准备了一大笔厚礼资助求学,由此成就了少年达吉的学修。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3-7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康定南无寺达吉喇嘛,少年时欲上拉萨求学,到近慈寺请能海上师帮助,人到近慈寺门口张望,被恩师看见。恩师一把拉住少年达吉:"我还以为是哪个,原来是江西格西!"引着少年达吉拜见海公。海公激励了他一番,准备了一大笔厚礼资助求学,由此成就了少年达吉的学修。
——或有误。恩师动身之身之年,方8岁,是年1928年。小二一人能从康定到成都?
上半年海公入藏,下半年恩师入藏。到成都近慈寺,乃1940年代之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前夕章嘉国师途经成都,能海上师礼请国师驻锡近慈寺,国师答因缘不在,留下了蒙古经师罗桑殿达喇嘛,并指示近慈寺道场日课应念诵独雄大威德仪轨而不是十三尊大威德仪轨,现在能海上师法流下不以十三尊大威德仪轨为殿堂日课,即缘于此。三年自然灾害,罗桑殿达喇嘛生病住院,因身份特殊由统战部每月特供三斤肉,师侍病为喇嘛调治饮食,喇嘛也分些肉食与师,师见医护人员长久缺油少粮,闻此肉味皆馋不能忍,无法直视。某次老喇嘛从床里拿出一节黑乎乎硬棍递师,师接在手中端详猜测,状似熏黑的腊肠,硬硬的不知何物,正疑惑间老喇嘛笑道:“这是我拉的粑粑!”由此观之,老喇嘛当时其实病得相当严重了,黑色即是内出之血凝。老喇嘛专修绿度母成就,据我的剃度恩师上师上海下光老法师讲,老喇嘛的两个眼瞳中各端坐一尊度母,清清楚楚。罗桑殿达喇嘛做烧香供的碰铃,由剃度恩师受持,剃度恩师圆寂后,碰铃由当时侍病的智光师受持。
       解放后划分阶级成分,近慈寺因有信众捐送之数百亩水田放佃,把近慈寺划分为大地主。三反五反时,把时任近慈寺监院的剃度恩师游街,后来把高粱杆削尖做成草鞋给剃度恩师穿上游行示众,脚底全被刺穿,数次游斗,剃度恩师连吓带惧,跛着脚提着尼师檀上殿向大众师父请假,待将来违缘消去即返僧团,众僧默允。于是剃度恩师舍戒还家,不敢在家乡大足县多呆,随重庆某建筑集团远赴贵州六盘水建筑工地做厨房白案,后来文革深入,其建筑队上的好心领导看其夜梦中仍做手捻念珠状,以其忠厚而善意劝之成家趋避斗争。剃度恩师惊惧之余,即领其好意成家,育有一双子女在六盘水市。佛教恢复后,剃度恩师即赴五台山圆照寺依上清下海法师重新披剃出家,改依清海法师门下排法号为上海下光(未还俗前用的法名是峨眉山恩师所赐,名上圣下寿),以酬离寺时重返之志。
       因为这样不停的斗争升级,近慈寺被改建为整流器材厂,近慈寺的僧人都被遣返还乡,无家可归者即就近安排在近慈寺周围的生产队务农。后来恩师也与近慈寺的一位女信众成婚,以度艰难。该女信众已有一儿一女,女儿信佛终身未嫁,儿子不怎么信佛,师在圆寂前把他叫到面前,哭着劝他说:”你不要再喝酒了,不然对不起你周家的祖宗!“这是恩师知道自己即将离世,安排诸后事中的一桩,是我亲眼所见。
       中央恢复宗教政策,恩师与海山法师等七八个当年近慈寺的老师父返回近慈寺,全寺只剩下了一个小阁楼,被大铁锁牢闭。当时整流器厂的保卫科长带人阻拦,不想近慈寺在石羊场的群众基础非常好,群众都支持这些老师父们。恩师因有武艺在身,胆气较常人壮,人也走南闯北见过世面,非常善于与人结交,所以在石羊场的口碑、人缘都异常地好。因此恩师出面说:”这本来是近慈寺的地方,我们怎么不能进去?“伸手把几个保卫干事拨到一边,带着老师父们走到小阁楼下,保卫科的人心想这些老头子赤手空拳,打不开铁将军,闹累了也只好回家。却未曾想恩师走到门前,伸手一拍,就把大铁锁拍落推门而入,几个老和尚趁势上楼,保卫干事忌于恩师的武艺及名望,也不敢用强,想着你们几个老头子,没水没饭,饿几天自己就得回去了。 没想到石羊场附近的信众听说老师父们回来了,纷纷送水送饮食,一众老和尚就安扎在小阁楼上了。
       过了一段时间,恩师听说各地开始落实宗教政策,只要有人去上访,中央就会解决。恩师决定上北京反映情况,请求恢复近慈寺。恩师到了北京,先到法源寺找到正在为十世班禅大师种花的近慈寺香灯师惟印法师,由惟印法师介绍在法源寺挂单。惟印法师后依班禅大师授记,在四川大邑县开辟白岩寺金刚道场,以传授宁玛派嘎托寺破瓦法著称于世,据说某些所谓的大气功师,也就是求得了惟印法师的破瓦传承等在世上扬名立万的,惟印法师也懒得管这些妄自尊大的人,并未出面揭穿。
       新中国成立,能海上师是佛教协会副会长,恩师随侍也多次见过赵朴老。恩师就去找到赵老指点迷津,赵朴老说现在由邓小平总理拨乱反正,要把问题反映到邓办就好办了,具体怎么操作,赵朴老也刚从文革振荡中解放出来,没办法直接引见。在北京住下来,恩师束手无策,其间由惟印法师引见班禅大师,赐予加持,合影留念。某日恩师为遣心中愁闷,到什刹海闲逛,正在发愣的时候,来了一个老工人,一见恩师即说:”你是出家人吧?文革前我见过和尚就是这样的穿着。“恩师笑道:”是啊,我是出家人。“老工人问:”你是来找你的老乡吧?(意指找邓小平总理上访。)“恩师回答:”是啊,为了恢复寺院的事。“老工人神秘地说:”你不遇到我,在北京逛一辈子也找不到邓总理。实际总理平常不在中南海办公,这事只有我们才知道,因为他平常就在我们印刷厂附近办公。“原来这位老工人是给中央领导印内参的印刷厂工人,他给恩师指示到达邓办的路线和时间段。恩师千恩万谢,心里连呼岂非上师加持?
       第二天,恩师即按指点顺利到了邓办,出来一位王烈秘书接待。恩师乍见此人,吓了一跳,王秘书外表凶神恶煞。但王秘书一开口说话,恩师一颗心就落地了,因为态度非常和蔼。问了恩师因何上访,现住哪里,寺院与能海上师的关系,寺院的现状等详细情况做了笔录,最后王秘书告诉恩师三天之内不要离开法源寺。
       等到第三天,来了部公安吉普,下来几个警察找前两天去上访的人,恩师麻着胆子答话,来人说请上车,恩师问要去哪里,来人答:“不要多问,到了就知道了!”恩师心怀惴惴,做好了坐牢的准备。没想到车又开到了邓办,还是王秘书接见,告诉恩师所诉事情已由邓小平总理批示,转交四川省政府督办,四川省会转成都市政府,请恩师放心回蓉静候,如果事情没有落实,可以再来反映。完事又用接人的吉普把恩师送回了法源寺,恩师一颗心才算落了地。
       恩师上访成功的消息传回成都,佛智法师等也紧接着效法上访了。但当时成都市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余昌文说:”圣培师无组织无纪律,到北京去上访,就是个反革命,回来了把他抓起来。“恩师了解到这一情况,跑到陕西问空山躲了半年。(当时只听恩师这样说,是不是问空山这三个字我也没进一步问过恩师。)
恩师讲,从北京出来,就去了浙江三门县找清定上师。我问为什么?恩师说谁都知道海公把法脉传给了定公啊!
       定公当时坐了二十年牢出来,回到家乡三门县行医数年,治好了无数疑难杂症,比较宽裕。定公用这些钱给家乡种了不少树,做了不少利益家乡的事情,当地政府对定公印象非常好,也非常尊敬。所以请定公去恢复三门高枧乡(定公的家乡)多宝讲寺,定公则推荐了自己的弟子智敏法师。恩师讲,定公出家前是蒋中正的原姓郑家远房亲戚,黄埔军校生,国军高级将领,是蒋中正权力核心的十三太保之一,于一九四一年在重庆慈云寺依澄一老法师出家,蒋中正还多次派人来劝之回家。因为这个背景,定公被判为高级政治犯,文革中恩师在社会上提心吊胆度日,定公在狱中反而不缺粮米,比社会上稳定,少了无数担惊受怕颠沛流离,相当于闭了长关。定公自己也讲过,在狱中也坚持半月诵戒布萨,夏三月安居从未间断,至于每日勤修海公所传法脉,自不待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师找到定公,请定公入川恢复近慈寺,定公为报师恩答应了,时间应该是1981年。那个时候,清海法师在五台山已正式启建圆照寺金刚道场弘扬能海上师法脉,培养出了一批格鲁僧众。某天清海法师指示上演下法师(现成都昭觉寺方丈大和尚)、演觉师、妙有师(现昭觉寺首座)、华严师等八位弟子,让他们下山到浙江三门辅助定公弘法。八人到了浙江随师数年,定公将在海公门下所得之法细加引导,亲自讲解并带领实修,上演下法大和尚与妙有法师都说当年得益非浅。但这八人大多是四川人,时间长了受不了浙江的气候及饮食,于是跪地请求定公入川,定公一看因缘成熟,于1985年带着八个弟子入川。
       恩师离开浙江的时候,定公抓了一把票子给恩师,并写了封信让恩师经过杭州转车时,去找照云法师。
恩师到了杭州,按定公所给的地址找,到地头一看,一幢二层小洋楼。
       住下之后,恩师问照云师,看你这个住处,像是高干啊,你又怎么穿着和尚长袿?照云师说道:“我是37年的小八路,算是老革命,所以做了浙江省的公安副厅长。拨乱反正前,有四大本死刑犯人名册报到我手里审批,我一签字这批人就得枪毙,但我数次提笔都头痛欲裂,我想起老人们常说这种情况必有冤隐,于是叫下面拿回去重新核查。没想到过了两天中央下文件说各地一律暂停执行死刑,进行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这一下那四大册犯人都死不成了。我住二楼,当晚睡到半夜突然醒过来,看见满室明亮,我以为荧光灯开了,抬头一看灯没有开呀,再看窗外有道白光,缓缓地照进来,触到我的身体,我觉得非常舒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我起床走动的声音吵醒了一楼的妻儿,她们有起身察看的动静,这时候那光明就慢慢收缩,退出窗外消失无踪了。这事极大触动了我,我就觉得古时传下来的一些说法,并不完全是封资修没道理的迷信。后来有一次在杭州灵隐寺开会,我在寺中闲逛,总觉得环境有些亲切,仿佛故地重游。这时突然大袖翩翩来了个和尚,走到面前指着我说:‘你是丛林下的知客师啊!’我也不懂他说的是啥意思,就斥之曰:‘是你妈个疯子!’那和尚也不在意,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当时灵隐寺并未恢复,这和尚是哪里来的也是个谜!后来向人请教,啥是丛林啥是知客?人家说出家人称十方选贤的寺院就叫丛林,丛林中管人事安排外部接待的执事就是知客。我心头就想,搞了半天我是个和尚转世。因为这两件事,我心里就有了极大的转变。后来到五台山开会,在塔院寺碰到寂度老和尚,问他些什么是佛法呀为什么要出家之类的问题,他讲得极好。我就问他:‘敢不敢敢给我剃度?’寂度老和尚答:‘有何不敢?’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老和尚答:‘只要你愿意出家,天王老子我也给你剃度!’就这样我就出了家,法名叫照云,脱下制服穿上大领长褂回到了杭州,也不去上班。当时整个浙江省委都惊呆了,天天大会小会大报小报点名批判,我也不看报不听广播,天天关上门敲着木鱼念阿弥陀佛。几个月下来,省委一点办法都没得,只好派人来商量,说厅长你是老革命,当了和尚影响不好,你能不能白天穿上常服去个工厂上个闲班,晚上回屋你想咋穿就咋穿。我答复:‘不要叫我厅长,我听到起火烧火熛地不舒服,叫我照云师!要我去上班可以,我要穿大领长褂,不然我不去。’结果谈不拢,事情就不了了之,我就住在家里念佛。”当时恩师讲的时候我没问照云师俗姓什么,去年在济南有位居士说这是他一个同学的叔伯长辈,姓丛。
       恩师避过风头回到成都,余昌文还说反革命回来了,但过了不久中央宗教局副局长带工作组到四川落实宗教政策,询问永光法师和隆莲法师恢复近慈寺的意见,二位法师因为刚经历了文革惊魂未定,竟然不敢进言半句,于是副局长说先去峨眉山,回来再处理近慈寺的事。在峨眉山上,工作组决定因为近慈寺已变成了整流器厂,所以恢复石经寺来赔偿近慈寺。石经寺恢复了,还是以原近慈寺方丈永光法师为方丈(能海上师去五台山前将近慈寺交给了永光法师),恩师在寺中做知客。
       恩师说道:"近慈寺是佛教产业,石经寺也是佛家产业,相当于用自家的东西赔自家,手掌心赔给手背背,佛门亏了!"但国家询问时无人建言,政策已定就无法更张了。
       现在重修的近慈寺,是在原址上移位了数百米,仅有其名,当年的堂口及学修制度、氛围都不存在了。
       1985年定公入川时,恩师找了个面包车去迎接,昭觉寺佛智法师也派车迎请。恩师先一步,定公就暂时安住在石经寺。定公在石经寺灌顶传法,信众日增,永光法师本人倒无所谓,其弟子们有些不相容,恰值昭觉寺以定公的忏悔堂在昭觉寺为由迎请定公为方丈,定公就移驾昭觉寺了。表面看是这样,实际1994年在昭觉寺圆通宝殿开光法会上,隆莲老法师在会上宣说了定公驻锡昭觉寺的密因。原来在大清王朝时,昭觉寺的道魁方丈曾有遗言授记:"树包碑,檐瓢飞,柱头落地祖师恢!",文革中,昭觉寺大殿被拆改成了动物园天鹅湖,仅余大殿前的大黄桷树还保留着,大殿门楣上悬挂的阿坝大悲寺赠送的大椰瓢不知所踪,各处建筑的高大柱头散落一地。大黄桷树的树洞里有个小碑,碑刻是不是这几句授记偈我没去考证,反正1985年定公驻锡昭觉寺,那个树洞一下合拢把碑包住了,应了当年道魁祖师的悬记。隆莲法师讲了这段因缘后,当众宣布定公应授记而来,即是道魁祖师转身。因为道魁祖师的愿力,所以定公显出了不能安住余寺的幻相。
定公为报海公法乳之恩,极力弘法,又于1992年联合贞意法师、海山法师、正乘法师等倡建海公当年未完成之彭州龙兴塔,恩师即在筹委会中,在龙兴寺有间工作寮房。恩师曾言:"龙兴塔修好,我就该走了。"当时戴居士等闻言请恩师住世,恩师一笑:"因缘所致,非人力所能为!"
       1996年底,龙兴塔建成,准备1997年装藏开光,其时我侍病在恩师榻前,恩师看我动心想去色达五明佛学院,就讲了一生经历。当时我初入佛门还未披剃,把这些事当故事听了,许多细节并未追问落实,也未请师住世,恩师于农历十一月初一说:"我要走了!"我问:"去石羊场?"恩师大声喝道:"极乐世界!"业力所致,我并未放在心上,结果初八恩师在陆军总医院去探望住院的中国当代第一比丘尼隆莲法师,上楼时肺穿孔急救,初十再往探视,下楼时肺部再度穿孔,从急救室出来,恩师坐在病床眼望虚空,口中默诵仪轨手挽八供手印供养上师本尊,安然舍寿。恩师于初一晚上,令我忏悔所做贡高我慢轻师慢法之恶业,并嘱咐道:"世间皆是恶法所聚,你就算是在寺院混,也不要还俗!"并对我将来能遇到帕绷喀大师的教法做了隐晦的交待,这所以这样说是直到前几年我才有些懂得了当时恩师当时说的一话。现在想来,我对恩师那样地不如法,恩师也并未嫌舍,依然做好后续加持,不是菩提心成就的人,实难做到这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师圆寂,周居士来通知我,我找到寺里派车随我往陆总接师回寺,停灵七天,每日寺中僧众来送往生,恩师之面容栩栩如生,尤胜往昔!荼毗之日晴空万里,光明无量,骨灰中有五彩舍利,恩师的剃度弟子释果道法师看山东邵居士信心好,赠其黄豆大一颗纯白有珍珠光泽的舍利供奉。
今忆恩师种种行迹,挂一漏万。
       恩师讲,1952年某夜清晰的梦中,自知在空中跏趺飞行,地下无数众生合掌仰视,口中敬呼:"皈依佛!"自在飞行中遇一塔,恩师爬上塔半,塔中有一声音问:"你想做什么?"恩师大声答道:"我想发菩提心!想发菩提心!想发菩提心!"然后塔中飞出一串大念珠,把恩师打下塔去。这个梦境,揭示了恩师与龙兴塔的因缘和恩师一生的核心修要,及即将受到的磨难。
       我初去寺院发心出家,恩师示病令我有机会随侍在侧,师常诵"复次极尊恩师大慈悲,母变有情罪障痛苦等,无量无余现今我代受,凡我善根安乐施予彼,有情具足乐善求加持"对境自他交换修心,其结果往往是先来的病人早已离院,如是换了好几拨病友,恩师还在医院。
       恩师常给人讲佛教公案,听的人往往心开意解,受益非浅。我自己印象深的有两次,一次是周末拜见,恩师讲遇到有缘的众生要尽力救护,结果第二天中午下班就遇到有人路边卖蛇,那蛇追着我的自行车而来,脑海中马上浮现恩师的开示,一狠心用了四分之一的月薪买下放到野外。另一次是在恩师房内侍病,恩师坐在床上说:"在寺院中,称蛇为长居士,鼠为短居士,遇到了对彼一合掌,为彼做个三皈依种个善根!"第二天凌晨侍师洗脸后出门倒水,一开门就一条白蛇溜过来,本能地一脚退回门内端着脸盆脱口而出:"长居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不堕畜生!"那蛇听了就溜下阴沟去了。我把事情跟恩师一讲,恩师凝神观察,用手指指床下地底笑笑说:"它住在下面。"
       对恩师非常有信心的戴居士曾说,某年其妹极力邀请他去色达五明佛学院,他就去请示恩师,恩师沉吟片刻说:“你去吧,但不要断了上师供的传承!”然后摸出两百给戴居士。戴居士哪里敢要,但恩师坚决要给,不收就示生气的样子,还特别交待必需带在身边,戴居士只好把钱当加持品带在身上。结果坐车往马尔康的时候,路上遇到塌方,前路进不了,后面堵车长龙又退不回来,矿泉水和方便面等涨了好几倍,戴居士是个本份的农民,并没有多少闲钱,出门想着几天就回,也是准备了来回的路费加上供养的一点钱,本来比较紧巴。所以没几天手头就告急了,这时候才明白恩师为什么一定要给他钱了。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戴居士的对恩师的信心想退都难!
       有个汪智府居士,女朋友租住房招了白蚁,要求他喷药灭除,不喷就跟他闹,他一条条地抓了塑料袋往外送。女友再三逼他喷药,搞得他招架不住只好喷药,完事了他看着一地蚁尸心里又不好受,就去求恩师加持。那天恩师本来心情不错,坐在床上跟来访居士们聊得开心,等智府说完这事,恩师看着虚空没说话,不一会儿就呼吸紧张,只好躺下,话也说不出来了。后来智府悄悄对我说,杀这么多生真是愧对恩师,搞得恩师回遮后身体那么难受!
       所以,对恩师有信心听话的居士都能从恩师这里得到加持,恩师对居士们甚至比他们的亲人还亲,以致很多居士都说恩师像是自家的老人,既亲切又无微不至地关怀着大家,所以居士们都对恩师有很深的感情。恩师圆寂后停放在莲台的七天,来吊者甚多。有些跟恩师特别有信心的居士还看到恩师眼珠闪动,似作安慰,对师之情述之不尽!
       我为恩师侍浴,发现恩师皮肤不像老人那样干瘪无力,手掌像绸缎柔软。我问恩师这是为什么?恩师说:"年轻时喜欢照顾病人,别人不愿照顾的我也去照护,可能是这个善业所感之果。"恩师讲道,文殊院有个童身出家的老师父,五十多岁了遇到个七十出头的天主教女教徒,那天主教徒一生未婚,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像四五十岁。这两人由业力所牵,一见倾心,老师父竟执意还俗与天主教徒结婚,劝都劝不住。两人结婚不到两年,老师父就得了绝症,浑身溃烂恶臭,天主教徒不耐其病把他赶出了家门。老师父无处可去,又返回文殊院,可文殊院没人愿意照顾他,一是不耻其所为,二是受不了其身味。恩师怜之,主动发心照顾,每日为其送水送饭。病人卧床待死,心理脆弱,恩师也软言慰喻,每至日暮,病人即说有好多恶形环伺四周,令人恐惧。恩师环视,并无异状,知其业力显现,即劝之正念提起,念佛求加持。病人哀哀答道:"我念不出来呀!"师悯之说:"我帮你念!"但师刚张嘴念了"南无"二字,即觉胸口似压巨石,气都透不过来,何况念出佛号,此时方知病人所说不假。业之所致,恩师唯有为之扼腕叹息!这样照顾病人的事恩师总是踊跃,所以后来恩师在七十八岁以前基本无病,后来耄耋生病时总有人欢欣侍病,皆是当年善因之果!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除夕,忆起二十年前在恩师榻前的点点滴滴,不禁泪湿双眸,特此此文,希望同学们能了知佛法能传下是非常不容易的,老一辈的出家人的信心和能力远远超过了我们,为了守住寺院和佛法传统往往不惜躯命,所以成就也非常殊胜稳固。
       恩师在昭觉寺时,定公去深圳或外地弘法前,都要把恩师找去叮嘱一番。我亲见的一次是1996年安居前,定公受深圳居士之请往深圳休养,行前叫师去方丈室给了恩师一顶黄帽,师交给我收在柜子里不欲张扬。定公是得大自在有大智慧的,知道恩师所行,过两天又叫恩师去再赐一顶同样的帽子,这是上师的嘱托,恩师不能以谦之名而违背,只好戴在头顶,就是照片上的那顶帽子。那么定公交待些什么任务给恩师呢?恩师没讲过,但行为上能略猜一二。其一,是要对新收皈依的信众代上师做加持,其二是做为首座要为僧众楷模,领众熏修。戴居士为了增强我的信心曾对我说:“以前定公在外,我们来请恩师出门,恩师总说等上师(即定公)回来再说,无论如何请也不会出门,还病得让人心焦。一等上师回寺,我们拜见完上师再去看恩师,他的病一下就没了,也可以马上安排出门了。开始我们不懂,后来次数多了,才知道上师对恩师有吩咐,恩师一方面要听从上师的安排,另一方面也是恩师的真本事才能挑起这副担子!”恩师初一示病,初二去住院治疗,初八是昭觉寺收新皈依的日子之一,恩师挣扎着回到寺里做加持。当时定公的小侍者智慧师说:”老和尚,你病得这么凶,就不要去殿上做加持了。“恩师大声怒答:”上师没叫我不去,我就是爬也要爬到殿上去做加持!“做完加持,恩师整个脸白如纸,立即就送回医院,初十上午就传回了噩耗!
对信众做加持,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受人尊敬有供养,实际上新皈依的信众,哪个身上不带着深厚的业障?因果是不灭的,加持回遮多了,居士们倒是顺利了,但那些业障哪里去了?所以做加持的人肯定会多病多障!即便是定公,证量深广,在深圳养得精神十足,中气充沛,一回寺中即有全国乃至海外的众多弟子前来求加持,不出三天,定公就瘦一圈,整个人都脱形。这是在昭觉寺亲眼所见,所以恩师受上师之命为新皈居士做加持,实际上身体很难受。但他对我说:“末法时代,要对居士们好一点才行,不然他们连寺院都不来了。我们辛苦点是身苦,但心安乐!”恩师圆寂后,定公又委派我的剃度恩师去做加持,大约一年多光景,剃度恩师就肝癌晚期示寂。所以昭觉寺有人给我开玩笑说:“你的两个师父,都是在大雄宝殿上做加持背业障太多死的!”
       其时恩师他们年纪太大了,文革前后三十年没有培养出的僧人,现在他们想尽快地把自己所学的佛法传出来,希望有年青一代能接续法脉,所以着急,不得不经常显现一些愤怒加持。如果有中表年的弟子能顶梁,这些事情就由弟子们代劳了,他们就不必以老迈之躯顶在第一线了。当然,以依止法的角度,因为两位恩师遵从了上师的安排,其实积累了更多更殊胜的资粮,所以两位恩师临终都能自知时至,正念舍寿。就像剃度恩师,表面上看是大口吐血而去,但肝癌的一丝微痛他也从未察觉过,所以从来没想过要去医院排查,我彻夜随侍也没听到过他因痛失眠或呼号,非常地不可思议。而且剃度恩师在吐血的同时,笑着对在医院侍病的智光法师说:”上师来接我了!“安然化去。
       有不少人说恩师脾气很大,实则1996年农历十一月初一晚上我表达去意,恩师极力挽留,我在难以推托时说:”大家都说你脾气很大,我也觉得是,所以我真的想去五明佛学院了。“恩师顿时垂泪道:”我的瞋心已经断除了啊!“后来我还特为此事请教过我的一位至尊上师香巴噶举派江贡仁波切,江贡仁波切狠狠地瞪我一眼说:”有本事才能骂人!你的两位师父都非常了不起!“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就是1996年昭觉寺请来时轮金刚本尊铜像,由壤塘县觉囊派藏瓦寺专修时轮金刚的云登桑布大喇嘛领众恭送,那天恩师早早地坐在窗外,就是照片上那个样子,云登桑布见到恩师,也特地向恩师献上哈达致敬。
       我在能海上师的家乡汉旺云悟寺时常想,如果当初定公以云悟寺为根本道场,中寺可以摄僧学修,下院可以接待游学僧人及求学居士,上院可以做为闭关实修的禅修中心,这样花个十几年时间可以培养出一个梯次的僧才。可是呢,事非临头不知难,凡事并不能像设想的那么美好。我发自内心敬佩的一位大德太姥山平兴寺住持界诠法师,也感叹想做的事往往做不圆满,不想做的事情却一做再做,这就是现状,就是共业!
       若初发心时我学过并懂得依止法,必能圆满地侍奉恩师。今日所记,多是当年在恩师榻前亲闻亲历。因与师同住侍奉,师之言行潜移默化,使我在出家的岁月中有尊行可效,克服了很多还俗的恶念及恶缘,于我之加持深远持久,于我恩深第一。若无师之锤炼,必不能经风雨,如无根树一吹即折!师之恩,深广难量,不成佛道无以为报也!
       当然,也因我侍师日短且心不坚固,多年来我只是保住了僧形而已,吊儿啷当,学修皆无,实在愧见恩师!
       同学们以我为诫,依眼前至尊恩师,以完美依止法,速获成就!
演法上师、清定上师、圣培长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堂主法师指正,吉祥如意。为了保持作者原文的原始模样,原文就不去修正,这里有堂主法师的指正,相当于是一个注释了,感恩!
发表于 2018-3-12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汪智府居士,女朋友租住房招了白蚁,要求他喷药灭除,不喷就跟他闹,他一条条地抓了塑料袋往外送。女友再三逼他喷药,搞得他招架不住只好喷药,完事了他看着一地蚁尸心里又不好受,就去求恩师加持。

白蚁这样的社会性昆虫,依羣则活,失羣则死,一条条抓了送出去,与喷药二者,都是杀死白蚁。
发表于 2018-3-14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按语:本文为圣培长老侍者师所作,文中对其他大德的一些史实表述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但本文作为一篇缅怀圣培长老德行的文章,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对于我们景仰随学先德学修懿范,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恩师上圣下培师生前曾任能海上师的衣钵师,成都近慈寺、石经寺知客,昭觉寺首座,圆寂于1996年农历十一月初十,于今二十年。师自言是民国十一年生人,也就是1922年出生,世寿八十有四,虚岁八十六。--主贴
=========================================
圣培长老1922年出生,1996年圆寂,世寿八十有四?虚岁八十六?这篇文章真的是圣培长老的侍者所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土登俄热 发表于 2018-3-14 16:59
按语:本文为圣培长老侍者师所作,文中对其他大德的一些史实表述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但本文作为一篇缅怀圣 ...

确为侍者所作,德行实纪,至于年龄,可能记载不准确,不过这不是重点。
发表于 2018-3-14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8-3-7 21:06
康定南无寺达吉喇嘛,少年时欲上拉萨求学,到近慈寺请能海上师帮助,人到近慈寺门口张望,被恩师看见。恩师 ...

1932年我(大吉仁波切)9岁时,当时能海法师准备进西藏学习,一切费用由能海法师负担,他想我学出来后,接我到他的庙子“近慈寺”去,下半年庙子派了一个人送我到西藏哲蚌寺学习,在西藏共住了十七年,主要在哲蚌寺学习,学《因明论》、《现观庄严论》、《戒律论》、《中观论》、《俱舍论》等五部辩论哲学。
=========================
所以就主贴而言,其内容完全就是编造,出家人不打诳语,谁在诳语?圣培法师?圣培法师侍者?
发表于 2018-3-14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中国成立,能海上师是佛教协会副会长,恩师随侍也多次见过赵朴老。恩师就去找到赵老指点迷津,赵朴老说现在由邓小平总理拨乱反正,要把问题反映到邓办就好办了,具体怎么操作,赵朴老也刚从文革振荡中解放出来,没办法直接引见。在北京住下来,恩师束手无策,其间由惟印法师引见班禅大师,赐予加持,合影留念。某日恩师为遣心中愁闷,到什刹海闲逛,正在发愣的时候,来了一个老工人,一见恩师即说:”你是出家人吧?文革前我见过和尚就是这样的穿着。“恩师笑道:”是啊,我是出家人。“老工人问:”你是来找你的老乡吧?(意指找邓小平总理上访。)“恩师回答:”是啊,为了恢复寺院的事。“老工人神秘地说:”你不遇到我,在北京逛一辈子也找不到邓总理。实际总理平常不在中南海办公,这事只有我们才知道,因为他平常就在我们印刷厂附近办公。“原来这位老工人是给中央领导印内参的印刷厂工人,他给恩师指示到达邓办的路线和时间段。恩师千恩万谢,心里连呼岂非上师加持?--主贴
=======================================================
邓木做过总理,干过副总理,国人习惯决不会把官衔副总理称作总理,这段又是瞎掰,谁在瞎掰?胜赔法师?法师侍者?
发表于 2018-3-14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8-3-7 12:27
解放前夕章嘉国师途经成都,能海上师礼请国师驻锡近慈寺,国师答因缘不在,留下了蒙古经师罗桑殿达喇嘛,并 ...

恩师讲,定公出家前是蒋中正的原姓郑家远房亲戚,黄埔军校生,国军高级将领,是蒋中正权力核心的十三太保之一,于一九四一年在重庆慈云寺依澄一老法师出家,蒋中正还多次派人来劝之回家。因为这个背景,定公被判为高级政治犯
=========================================
出家前的定公是蒋中正权力核心的十三太保之一?就历史而言130太保之一也轮不到定公,谁在说胡话?圣培法师?法师侍者?
发表于 2018-3-14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8-3-14 17:22
确为侍者所作,德行实纪,至于年龄,可能记载不准确,不过这不是重点。

作为侍者,却连朝夕相伴的师父真实年龄都不知道,也确实是奇葩了。
发表于 2018-3-14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好的上师,被上面这样的侍者一包装,也会在有理智的人心目大打折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8-9-22 01:47 , Processed in 0.21382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